高中足球夢(一):起點

CSL盟徽
我喜歡足球,大概源自於國小的時候。

我平常沒有在看足球賽,沒有特別支持哪位球星,甚至連世界盃都追得斷斷續續的,頂多只能算是一日球迷。不過我喜歡踢球,喜歡在場上無憂無慮的奔馳,喜歡汗水揮灑的感覺。國小時的休閒生活充滿著棒球和足球,放學常常抱著球往操場跑,只要在場上能碰到球就很開心。然而在小六時腳出了問題,開刀休養好幾個月,康復後運動神經也不如以往,從那之後踢球便從我的生活中消失。

上了國中,讀的是資優班,一方面倘佯於廣闊的數理知識當中,一方面忙於應付學校繁雜的課業,再加上學校的操場沒有草地,在這個足球沒有很盛行的國家中要找到踢球的同伴真是難上加難。也許是心理因素的關係,那時的我認定自己與足球緣分已盡,大量的學習與研究成為我生活的重心,也因此交到不少科學領域的知心好友。

但就在某一天,一切都變了。

那一天,上高中不到兩個禮拜,我和同學剛上完體育課正要從體育場回教室。我們學校有分一部和二部,兩個校區間隔了一條地下道。一部是升旗區與教學區,二部則是集操場、籃球場、排球場、體育館於一身的運動聖地。在我們正要穿越地下道時,看到前方有顆足球卡在旁邊的販賣機旁。那時體育場只剩下我們班的人,也不知道這顆球究竟在那卡了多久,大家於是抱持著「和這顆球相遇也許是緣分吧」的想法把足球拿回教室了。

剛上高中時總會想來幹點蠢事,否則會枉費死屁孩學弟的稱號。班級教室的後面有個長條形的小空區,就在我們把球拿回教室後隔天,我便號召起在小空區踢球的活動。小空區中間有兩張桌子,桌子間圍成了一個方形區域,是教室足球賽中的主要戰鬥區域。兩個桌子後分別是牆壁與大門,我們在這兩處各擺一張椅子當作球門,並把它們當作足球的禁區。比賽會在主戰區域開始,雙方激烈纏鬥後想辦法突破到對方的禁區射門,大部分情況只要被突破到禁區就避免不了失分。

原本只是因為身體癢癢的想動一動,沒想到這樣的足球活動得到同學們的熱烈響應,參與的人數也愈來愈多。到後來因為人數太多,於是大家決定擴展領地,改成跑到教室旁兩條走廊的交界地帶踢三對三PK賽。那時只要下課最期待的就是在走廊上踢球的時光,有些同學只是想玩一玩抒發壓力而跑來參與,有些則是愛上了這項活動每節下課都會跑來踢球。對這些剛上高中的小毛頭來說,下課踢得大汗淋漓,打鐘後衝去學員餐廳買雞腿和飲料躲在小空區啃食聊天可說是至高無上的享受。如果同學們的家長和老師們知道我主事這些活動,我應該無疑會成為所謂「帶壞同學」的那位死小孩吧。

還記得有一天中午,我們來到校門口旁踢球。那時有位同學(這邊稱呼他為杰哥,是日後還會再出現於文章中的足球大將)提議說:

「嘿!我們來踢這個雕像的頭啦!」

我:「好阿!我先來!」

結果球踢到脖子下方一點後彈了回來。

接下來換杰哥踢,球一出去,從雕像頭旁的空隙掠過,直直地射到三年級的大樓牆上,發出碰的一聲。接下來,就聽到校門前的教官大喊:「剛剛踢球的,過來!」

大家一聽到教官的聲音就像被電到一樣趕緊逃跑,我和田徑隊的彥年及新東國中來的勝洋在聽到聲音的當下馬上把頭轉過去確認臉沒被看到,再以最快的速度躲到旁邊車子的後面。杰哥當時還沒反應過來,就在前面面對著直直朝他走來的教官。那時我們心中既有些許恐懼但又按捺不住想狂笑的衝動,躲在車子後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

誰知道幾秒鐘後便聽到杰哥如死神般的呼喊:「大家~~~過來吧~~~教官知道你們在那邊~~~」

從那時起,我們才真正意識到「教官」這個勢力的存在,於是大家後來又回歸到走廊區踢球。雖然是在走廊區踢,但只要看到10公尺外有人要靠近我們都會馬上收球停止,再加上踢球前都會把一頂帽子掛在攝影機上,也因為這樣持續了不少時間都沒發生甚麼事。直到有一天,有位同學一個傳球偏向,球就這麼滾阿滾的滾到正要經過的教官腳下,僅有的一顆足球就這麼被沒收了。在教官的強制令下,「走廊不能踢球」成為無法越過的鐵則,戰線被迫再次退回教室。那一天,屁孩們自行組成的教室足球聯盟-Classroom Soccer League,簡稱CSL,正式成立。

在失去低調的優勢之後,這群曾在走廊踢球的死小孩開始被教官與老師盯上,到最後連教室這僅有的聖地都被攻陷。二部有球場,然而從班上到二部來回光走路就把下課時間給走完了,青春好動的能量無處發洩變得難以忍受。有一天,「要踢球到停車場旁的空地踢」-不知是哪位師長如此說道,愛遊走在法律邊緣的CSL於是佔據了停車場旁的空地。


接下來的兩年CSL發生了許多事情。比如說:在聖誕趴爭取並得到校長支持、全體成員簽下誓死捍衛聯盟權益的入盟切結書、吸收支持者並拍攝宣傳短片、與教官合作製作紀錄片、不斷地遷移著踢球聖地並規劃逃脫路線、撰寫訴求書與五位教官展開激辯、舉辦班內2對2足球聯賽;當然也不乏投身公益塑造良好形象,像是在營隊帶小朋友踢球、班導小孩生日時贈送足球賀禮、以CSL的名義提供學校人力資源等等。




關於CSL,能講的故事實在太多了,但這些要細講下去的話又是另一系列的文章了。甚麼是重點呢?我想這個聯盟對於高中足球生涯最大的意義,無非就是朋友們透過足球所產生的羈絆吧!那段日子,每當下課鐘響便抱著球衝出門外,迎向耀眼的陽光與那顆被稱為球門的巨石;那段日子,中午大家在垃圾場邊做回收邊創作著盟歌的歌詞,大聲吟唱著結果被保健室阿姨抗議;那段日子,教官一出現大家便四處竄逃,躲在障礙物後緊張的屏住氣息。在共同經歷了重重困難後,CSL儼然從一盤散沙變成了堅實不滅的熱血青年團體。

高三的某一次段考,題目是「一中印象」,班上30位同學有11位寫了足球。就讓我引用其中兩位同學的文字:

「坐在科學大門面對停車場的門口,下午的烈陽射出鋪天蓋地的刺眼金光,我只敢躲在陰影處,瞇著眼,不斷扇風。有幾個同學正在練習足球,他們雙腿靈活地扭動,足球便在腳的周圍兜圈子,以極小的弧度與速度移動,突然雙腳一剪,那球便從他身後飛起,旋起地面的一片沙塵,迎著陽光那面,被染上金黃。接著碰一聲,球便砸上了那位同學的頭。我忍不住笑出聲,而那些和他一起練習的夥伴早已笑得抱成一團,那個同學罵了一句,甩甩頭髮,撥掉頭頂的一片綠葉,又投入練習。」

「『足球圓圓,羽鞍蓋蓋......』這是我們在回收場一起工作,集思廣益而來的盟歌,教室足球聯盟成立的倉促,執行地草率,但心中那股蒸騰的熱氣是最純粹、最無可取代的。我們幾個喜歡足球的朋友,在美麗的校園間,追著足球,追著夢想,但同時,卻也被教官到處追著。的確,兩年多來,我們不斷與學校斡旋,爭取踢球的權益,時而光明正大,有恃無恐;時而轉入地下,暗自茁壯。唯一不變的就是那種歡愉,那種揮灑汗水,臉紅氣喘的快樂,不管是考試、補習都換不到的精神享受」

從這幾段文字敘述中不難得知CSL這個團體在其他人眼中的印象。你問我,如果能夠重新度過這段歲月,還會這樣在停車場旁踢球,和教官抗爭嗎?我不知道。畢竟當年年少輕狂不懂事,許多事情欠缺周詳考量,朋友的願景勝過世間一切,造成ㄧ些師長們的困擾。然而我必須感謝上天,寬容我們這兩年來的任性舉止,非常幸運的沒有讓任何無法挽救的意外發生。也就是這麼的幸運,才能在兩年來創造美好的回憶,並在第三年承襲過往精神,寫下更精彩的故事。

入盟切結書
用原子排列的盟徽
校長的加持書
(待續)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名偵探柯南-世良家族族譜分析

柯南主線漫畫列表

物理與奧林匹亞大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