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足球夢(二):成長

足球隊大合照
相信大家都看過許多熱血賁張的日本球類動漫:在《黑子的籃球》中,奇蹟的世代場場比賽輾壓全場,以超越NBA等級的實力在全國舞台大放異彩;《棒球大聯盟》中,職棒選手的兒子茂野吾朗以天才之姿率領凡人挑戰強豪,用150公里的螺旋球壓制各大強校;《排球少年》中,日向和影山兩顆超新星以怪物般的快攻打遍天下,讓烏野高中重新成為排球強豪。在這些故事裡頭,每場比賽都十分刺激精彩,雙方你來我往,主角們的能力也都十分高超。當中有些是天才,當然也有不少是經過刻苦煎熬的訓練才有後來的實力。不過我不是天才,且身在一個升學為主的學校與班級,也沒有計畫為某項運動做刻苦的訓練。我讀的國中是棒球強校,看到棒球隊的幾乎每天都在練習,甚至還拿過青少棒世界第一,根本不覺得和他們是同一個世界的人。因此球隊這種東西,在我上高中以前根本沒想過要加入。

剛進到一中時,原本社團加的是田徑隊。原因是這邊感覺沒什麼比賽壓力,而且班上有三個朋友有去,然後覺得自己跑步能力也不算太差。100公尺13秒中雖然只有中上,但1600跑6分初在班上也算是前三,於是想說練練自己的肌耐力跟體能而來田徑隊充實一下。不過就如同前一篇的故事所提到的,我們班不少人剛開學便開始喜歡上踢足球,而就那麼剛好,地理老師是學校的足球隊教練,因為是皇家馬德里的忠實球迷而被學生稱做「皇馬」。

大概在拿到那顆足球後一個多禮拜吧,有一天地理課剛下課我便跑到小空區挑球。那時候除了和同學比賽,另一大樂趣就是玩挑球。還記得曾經有一次上課超悶於是和杰哥翹課跑到操場去練,在那邊比看誰能挑超過二十下,雖然真正專業的球員挑個幾百下應該不是問題,但對我們這種沒特別練過的小朋友能突破進二位數就已經很開心了。而就在那節地理課下課,我在後面煞有其事的挑了十多下時,突然意識到有個灼熱的目光在盯著我看,轉過身才發現皇馬正看著我。

皇馬:「欸同學你喜歡足球喔?」(熱情的聲調)

我:「恩......還蠻喜歡的呀~」

皇馬:「小學有練過嗎?」

我:「算有吧~可是國中沒再踢了。」

皇馬:「想不想來加入足球隊?」

我:「痾可是我很久沒踢了耶......」(OS:認真?我現在超弱阿!!!)

皇馬:「沒關係沒關係,只要喜歡踢球足球隊都歡迎你來!」

我:「可是我現在已經有加其他社團了耶......」(OS:你如果知道我曾經腳殘應該就不會想要我來了吧......)

皇馬:「也可以先來體驗看看呀!才剛開學沒多久,要參加甚麼隊臨時改都OK的啦!」

後來稍微推辭一下皇馬就先回去了。直到中午吃完飯正在小空區踢球時,赫然發現皇馬在門外看著,旁邊則站著一位壯壯的帶著眼鏡的同學,看起來有點痞痞的,仔細一看才發現是國小時足球隊的同學震東。震東不愧仍是我認識的那個震東,帶著眼鏡還是一樣痞,雖然當下我沒有說出來就是。他國中念體育班的樣子,據說是那時一中足球隊一年級最強的球員,被一個教練和踢了六年足球的球員邀請入隊覺得十分受寵若驚,沒想到講著講著最後就真的入隊了。然而我始終懷抱著進去後一定會被一堆足球王電爛的心態,也沒自信能真的踢出甚麼成果出來。

隔天到了皇馬說的時間,我到球場找尋足球隊的練習區,看到一位戴著方框眼鏡看起來很宅的學長決定跟他問問看,問一問竟發現他就是另一位教練(這就是所謂深藏不漏嗎?)。教練叫我先去跑幾圈操場熱身,我想說田徑隊之前都跑10圈所以就跑了10圈,結果跑完後發現大家都已經開始練球了......

足球隊的比賽主力是二三年級,一年級除了少部分特別厲害的會去比賽以外,大部分人都在練基本功,像四角傳球、帶球繞盤子、撞牆、一對一過人技巧等等。學長們無疑的每個人都比我厲害很多,他們踢Play時的傳球配合速度都超快又超準。相較之下同屆的除了幾個特別強以外大部分能力都跟我差不多,「上高中想來嘗試踢踢看足球」的球員也大有人在,發現自己相對來講感覺並沒有說很弱。忽然想起自己是在一個升學學校,一定是之前太多對球隊的誤解造成自己錯誤的幻想吧!

不知不覺的練了快一年,做了很多的基礎訓練,當然最期待的往往是禮拜三下午社團踢Play的時間,可以朝球門進攻感覺就是不一樣。一年來有不少新的人中途加入,也有少數人後來就放棄離開。升上二年級的那個暑假球隊開始為接下來的比賽加強練習,訓練的項目明顯變多了,那時足球隊大概是全部校隊裡面人數最多的,應該有三四十人吧。不過學校也就在這一年開始了校隊的人數限制,就好像公司要裁員一樣。暑假時因為有很多事要忙,球隊的練習只參與了一半,再加上自己的表現中庸,論能力還不錯,但要稱得上強,跟幾位主將們還是有段距離。比較弱的球員常常會失去自信而更容易表現失常,比較厲害的球員會愈踢愈勇,練球主動積極想變得更強。像我這種中上的球員則會感到有些迷失,時而被稱讚時而被罵,也不太確定自己在球隊裡的定位在哪裡,於是便在毫無知覺中成為被裁掉的隊員們之一。

雖然被學校給裁掉了,但畢竟還是足球社的社員,所以練習還是照樣參加,結果又在不知不覺中再度恢復為隊員,一連串的波折說實在到現在都感到蠻神奇的。在比賽將臨的那段時間,練習都有準時參加完整做完,整體的球感也還不錯,甚至還在練習賽中進了一些球,慢慢的開始對自己產生了些自信。最後在緊張的比賽名單選拔中擠進正取名單,雖然可能是那陣子運氣比較好吧,但能親臨比賽現場真的蠻開心也蠻訝異的。成為正取後的訓練變得更加煎熬,每操體能必操到快吐出來,甚至有一次因為考試前操無氧訓練,結果考到一半跑到廁所嘔吐。不過有句話說:「練過的最後都是自己的」,後來班上在測長跑時,很驚訝得明明只是用平常心在跑,沒消耗甚麼體力卻輕鬆把其他人拋在後頭拿到第一,那時我才知道這些刻苦的訓練是多麼得有價值。

時間過得很快,一晃眼自己已經在比賽的現場了。踢得是五人制,每隊共15名球員,5個主力和10個候補。主將們要不就是去年有先被帶去比賽,要不就是已經很有經驗的三年級學長,當然也有剛進球隊就很被看好的一年級學弟(也就是下任隊長)。候補雖然每場都會上去一些,但比賽總量不多,大概就是替換疲累或是狀況不穩的主將。說到底這些主力其實才是壓力最大且最應該上場的球員,因為他們投入的練習量像我這種純興趣導向的球員完全無法與之比擬;而教練也十分辛苦,同時要兼顧球員調度讓大家都能參與,又要盡一切力想辦法替學校奪取好成績。在比賽中,被進球時整隊的氣氛會變得十分凝重,進球時則聽到大家的嘶吼貫徹整個運動場。比賽的當下只要有機會贏,哪怕贏的機率只有1%,在那一小時當中,勝負即是一切,夾在兩個球門之間的是一是個弱肉強食的戰場。

幾次比賽中很幸運的獲得了上場的機會。只要一站到場上,就會瞬間感受到一股高張力,全部的人都十分嚴肅的面對著這場球賽,台下雙方的教練和球員也都屏息著看著場上發生的一切。以前我一直認為心理素質沒有球技來的重要,但實際站上去後才發現自己是多麼的愚蠢。我常常自認自己踢球屬慢熱型,上場幾分鐘後會穩定下來漸入佳境;但是在這個戰場上,根本不會有人給你時間慢熱,只要幾秒鐘的恍神,可能就會被對方給突破而成為戰犯,稍有失誤就會變得十分緊張,害怕再度犯錯。

與惠文高中的球賽是我第一次上場,印象很深的是對方的傳球比我們穩也比我們快,而且懂得組織進攻,讓我盯人盯得很吃力,甚至還一度被過掉。漏人的那刻真的很心急,腦袋一片空白,這就是隊長賽前所講的,我們這些去年沒來過的缺乏實際比賽經驗的影響吧!最後一次上場對的是擁有兩位國腳的全國亞軍來義高中,我被換上去時踢的是前鋒,可是卻幾乎無法突破對方的半場。看到這群皮膚黝黑的原住民在場上拿球的氣勢與傳導的穩健程度,很明顯的別說贏球了,連射門機會都十分渺茫。有一度我以為我足球能力還算不錯,然而過了那一天,我才真正認知到甚麼叫實力的差距。

全國賽上報啦
猶記得當初在公布比賽正取隊員時,幾家歡樂幾家愁,被念到的可以到嘉義、台北比賽,沒被念到的只能在高二剩餘的社團時間繼續踢球。當時教練對全體隊員說:「很抱歉,雖然大家一年來都很認真的練習,我們也希望每個人都可以多參與到比賽,但這些比賽的報名就是有人數限制。沒被選到的不要氣餒,也許高三還有機會,就算沒去比,在學校一樣能開開心心的踢球。」

那時我把教練說的話當作是對沒被選上的球員的安慰,然而在實際經歷過後,才對這些話更加有感。別說15人了,在真正比賽中能成為戰力的大概只有六七人,能真正帶給球隊贏球希望的只有一兩人,其他球員的層級真的差太多了。與來義高中比賽,10:1輸球,雖然教練一直給我們希望,強調如果有好好發揮自身實力的話,其實有機會一拚;然而就是因為大部分球員在經驗、技術、默契、練習量都不及對手,才沒有辦法發揮好實力,這點毋庸置疑。

比完賽回來以後,我便開始投入時間讀書準備物理競賽,也好一陣子沒碰足球了。不過就所謂不經一事,不長一智,這一年半的練習與比賽,讓我在足球方面的視野提升了一個層次,球技也成長許多。至少和最初那個受傷後便放棄足球,只會在教室和同學玩挑球的男孩,已經是不同的人了;而且也正是這些訓練與經驗,讓我到高三時,獲得了和夥伴朝著新夢想推進的機會。

(待續)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名偵探柯南-世良家族族譜分析

柯南主線漫畫列表

物理與奧林匹亞大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