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hO物理奧林匹亞決選選訓營日誌(2016)


不知不覺一年就這麼過去了,如今來到了高中生涯最後一次的物奧選訓營,按照傳統當然還是要來寫個日記啦~

Day 1 (3/21)

跟去年一樣的行程,搭高鐵,轉兩次捷運,再拖著行李箱一路步行到師大會館。這次的心情不太一樣,前一次來師大時是有些緊張的,畢竟是第一次,且比賽的結果關係到接下來一年的規劃;但這次完全就是只有興奮的感覺,就好像要回到久久未回的老家一般,準備見見老朋友,交些新朋友。對曾經在師大會館住過快兩個月的我來說,這邊已經算是我的第二個家了。

經過整整一年,現在在心境上有很大的轉變。見的物理變多了,數學能力也變強了,看到物奧的題目常常有種「阿這不就在解微分方程嗎」「阿這不就只是在套公式嗎」「阿這不是萬年沒梗題嗎」的感覺。感覺競賽就是這樣,有時候你會覺得它很好,過了一陣子你又會覺得它很爛。還記得一個月前我曾經和鼎鈞在回家的途中講到,作為一個物奧老人,哪怕一點點也好我也要改變這次的選訓營的氛圍。因為依照去年的經驗來說,這個選訓營幾乎沒有營隊的感覺-每天上課、吃飯、上課、吃飯、讀書、睡覺,這樣的日子過了兩周後轉換成每天考試、實驗、檢討考卷,尤其是檢討考卷的時間,那時常常看到有人因為分數沒拿到而非常失落,有人因為自己的粗心懊惱無比,心中想的都是我到底能不能當國手?我到底能不能前半?

那一年大家幾乎都是在最後幾天考完試後才開始熟識,前兩周我新認識的好朋友也只有下課後會留在教室一起讀書討論、等待賈老大送水果來的那些人-室友柏翰、雄中的仲堯、徐肥、肉、建中的沛愷、國中的奇剛、中一中的昱嘉,用手指頭一下子就數完了。不久後進了國培,三十二個人被砍到剩十個,我心中不斷OS不妙阿原本都那麼悶了,只剩四分之一的人還得了。可是萬萬沒想到的是國培非常歡樂,其他房的會時不時就跑過來串門子,動不動就五六個人衝進來吵鬧,要不然就是揪打球、揪吃披薩、揪盜帳發文,完全把我的耍廢節奏給打亂了。那時我突然發現,這些人之前不是故意不對你打開心房,只是被選訓的排程給壓的喘不過氣來了。事實上當你看到一群國手有著這樣低能的行為舉止時,你會有種「台灣真的走到盡頭了」的感覺。

去年選訓我想我獲得最多的,一件是拿到大學推薦,另一件就是認識了這些人吧。

今年,亞洲賽在香港,國際賽在瑞士,跟去年的上海印度相比聽起來就高級許多,自然而然的吸引了一大票人來考物奧。決選選訓營34個人有14個是第二次來,三個前國手、兩個前備取國手、五個科奧國手、一個資奧數奧雙料國手、還有一個同時學測七十五級上台大醫和MIT的生奧金牌。乍看之下感覺會是一次競爭極為激烈的選訓,我想如果不做點改變的話,今年搞不好又要變得跟去年一樣悶了。

「我要改變選訓營!」我對鼎鈞說。
「那今年物奧選訓沒救了~」鼎鈞是這麼回覆我的。

沒救就給他沒救吧,我就是想讓物奧選訓營也可以變得跟一般營隊一樣歡樂。

拖著行李進師大會館,現場看到了許多熟面孔,其中第一個遇見的就是現在高一的小弟弟白奇剛。這位國三就在選訓營拿到前半的傢伙,據說今年複選分數破百,感覺就是一個準備電進國手的節奏。話說來選訓前我一直在和蔡沛愷盤算自己會跟誰同房,沒想到徹底失算,因為這次選訓委員會推薦的名單全部排在最前面,所以我的室友不再是柏翰(他還是無聊跑去考了一次複選),而是附中的偉倫和精誠的展慶。

今年的輔導員和助理也都換了,據說過去每年都是依錦助理在負責物奧,但是她去年請產假,所以當時才換成淡宜助理。依錦助理給人的感覺就是十分老成,好像已經看過無數位來參加物奧的小屁孩一樣,我在公車上跟柏翰聊到漫畫時還被她揶揄了一下。輔導員士耕大哥則被稱為史上最強輔導員,接下來要準備去英國讀研究所,做的是凝態物理,聽說無聊時都可以到他房間找他打屁。順帶一提,蔡沛愷唯一的室友就是輔導員。

開幕時一如往常的由賈至達教授來講些話順便點名,結果貌似教授有在看學生臉書,像點到蔡沛愷時教授就說:「喔你是數奧沒進所以又跑來物奧了對吧~」,點到我的時候也說:「你不是常在臉書發長文嗎?要不要來說些話~」,當下聽到時驚了一下,致力於降低存在感的任務在第一天就破功了。

晚飯我和林昱嘉約好要吃飯順便領託他買的腳踏車,所以就提早離開了。自從經歷上次選訓每天騎Ubike的經驗後,這次乾脆就直接託他幫我買一台,這樣在台北就自由多啦!晚上回到會館後,跑去沛愷和士耕哥的房間打哈哈順便吃馬卡蓉,最後回房時和展慶他們討論了些物理,像是考慮相對論下的電荷變化等等~

這次的宿舍改成三個人住四人房,房間的床位是上下舖,而展慶在床上讀書時常常一抬頭就撞到上面床鋪的橫桿,成為我們宿舍的定期笑點。

今日新增角色
白奇剛:國三就選訓前半的學弟
蔡沛愷:去年物奧金牌,用我FB盜帳發文的建中國手
陳偉倫:師大附中室友A
林展慶:精誠高中室友B


Day 2 (3/22)

第一天上課就是一個早起的節奏,早上七點一到就被「目標是神奇寶貝大師」的音樂鈴聲給吵醒。選這首歌當鬧鐘有個好處,就是雖然會被很大聲的弄醒,但旋律實在太正向了,所以不會有想要把手機摔爛的衝動。

因為太久沒來台北,為了確定從會館到師大分部需要花多少時間,我七點二十就出門了,結果發現騎車大約要二十分鐘才會到,跟公車通勤的時間幾乎一樣。早上第一堂就是賈至達教授的光學課,因為大部分內容都跟去年差不多,所以今年我上課決定採取選擇性的方式,覺得應該不會有問題的課程就拿來看自己覺得有趣的書,或者是溜回宿舍睡覺。不過有句話叫做「至達的課不能蹺」,尤其這是第一天第一堂課,於是我早上還是乖乖的出現在教室裡面。

這次選訓的午餐總算不是學七了,而換到對面的一家自助餐店,計款是用秤重的,每個人被分配到的額度從去年的八十塊漲到九十塊。總體來說比去年好吃許多,也比較能吃飽,缺點就是菜都是冷的。午餐時遇到鄭仲堯,去年物奧拿世界第七後今年改跑來資奧選訓,很巧的是我們物奧這邊也來了個前任資奧國手余紅勳,有種感覺他們根本是串通好的。

下午跑去領從台南寄上來的包裹,裡面包含了去年拿到的亞洲賽和國際賽題目,還有一些神奇好看的物理書。光考古題就自成一箱讓我全身發毛,不過我突然發現我這三周應該都不會想去碰它們,很後悔把它們給寄了上來。

據說再怎麼好吃的食物,每天按三餐一直吃,終有一天會崩潰。而我想學生餐廳應該也包含在會讓人崩潰的名單內。因此這次選訓決定來吃點好料,無限降低學餐的頻率,這樣才能在吃學餐的路上走得更加長遠。晚上特地Google一下後決定去吃師大夜市的番茄半筋半牛牛肉麵,湯頭摻雜了番茄的甜味,吃起來和一般牛肉麵與眾不同,再加上台北今天的天氣又冷到哭腰,突然覺得能在那吃牛肉麵是一件超級幸福的事。

番茄半筋班牛牛肉麵(圖取自網路)
而且突然覺得我好像是來台北度假的。

回宿舍的時候再度跑去和蔡沛愷房間玩,接著回房和偉倫跟展慶聊天,最後才開始稍微算些灰二十的光學題目。從來沒有將灰二十從頭到尾算過一遍,不曉得這次選訓營能能不能達成這個目標。現在寫考古題的模式就是遇到會的題目就跳過去,不會的也跳過去,最後就發現全部的題目都被我給跳過去了。話說為了避免選訓在考前時又面臨考題借來借去的麻煩,我這次還直接把去年的選訓資料印成一本,打算到時候拿來出借,誰知道蔡沛愷跑來我們房間一看到就把它給幹走了嗚嗚嗚。

晚上一如既往地變成討論物理的時間,這次開始討論縱波的一些性質,再度感受到波不是個簡單的東西。而我們發現每次討論到一個段落時最後發言的總是林展慶,所以他就被稱作縱波大師了。

展慶今晚又數度撞上橫桿了。

橫桿

Day 3 (3/23)

今天的鬧鐘鈴聲是「Only you」,因為昨天聊物理和打嘴砲直到兩點,所以比較晚起。台北終於開始進入雨季了,而且聽說最近會有寒流,早上原本要騎車,雙手碰上握把卻凍的哀哀叫,於是今天決定改搭公車。

早上是林明瑞教授的實驗數據分析課程,稍微把它的講義翻了一下,把去年有些忘記的內容都回想起來,剩下的時間就繼續看我的光學。不知道是我的錯覺還是怎樣,覺得今年寫起題目來格外輕鬆,大部分題目都覺得非常簡單,一下子就把整份三十六題的光學給秒掉了(其實是跳過去了)。這應該就是林宇軒去年所說的「站在更高的視野看題目」了吧。現在在看這些物奧的問題時,已經完全不會因為遇到看不懂的東西而慌張了,而是能冷靜分析出問題的關鍵,從題目中獲取新的知識。之前在修高微時,隨隨便便都會遇到沒看過的空間和符號定義,相較之下在物奧會看到的「沒看過的東西」根本只是小兒科,可能高微的訓練對此也多多少少有些幫助吧。

中午跑回宿舍補眠,據說下午的傅祖怡教授有點名,好險輔導員有罩我。剛睡醒時神智有點不太清楚,於是決定來畫個漫畫,最近自學畫漫畫發現這真的是一件超好玩而且超紓壓的事情。同時我真心覺得這次上台北前買了兩本空白筆記本實在是太正確的決定了。完全空白,就代表可以填入任何想填入的東西,紊亂的寫著只有自己看得懂的算式,心血來潮就來填入一些塗鴉,這樣的功用真的超完美阿!

筆記本
今天晚上教室開始開放留自修,偉倫和展慶貌似聽說賈老大會在自修時間送水果而留了下來,於是我無聊時便跑到其他房間鬼混,還和蔡沛愷跟余紅勳出去買滷味。回來時看了一下當天更新的銀魂,這是這次重開後倒數第二集了,覺得實在又熱血又感傷阿!

晚上偉倫和展慶回來後,第一件事情就是在哀怨等了整個晚上結果沒水果,快把我給笑死。後來他們開始讀書後,又問到了一些駐波性質的問題,總覺得波動有一堆我們覺得很直觀,但仔細想想卻又沒那麼直觀的東西,今天試圖去把聲波的駐波強度跟粒子的分布去做能量比對,才發現一些過去沒想到的東西,結果這些問題最後一直搞到兩點才終於弄通。我覺得選訓營跟其他營隊最與眾不同的地方絕對不在解那些無聊的沒梗題,而在能跟同學進行超高效率的物理討論吧。然後我突然驚覺如果沒有人問我物理的話我好像都在耍廢。

本日最震撼的消息:終於有人要陪我看蝙蝠俠大戰超人啦!

今日新增角色:
余紅勳:蔡沛愷的建中同學,曾是數奧和資奧國手,又被稱作「眼皮」、「數學小公主」和「國手」。
蘇奕達:高中同學,即將成為台大土木哥,是將要在星期六陪我看蝙蝠俠大戰超人的男人。


Day 4 (3/24)

今早的鈴聲是「Who let the dogs out」,看來狗叫聲的能力比較差,大家都睡過頭了。不過反正這天是解題課,所以我睡到甚麼時候沒差(誤)。為了因應台北爆冷的天氣以及之後的考試,我跑去採購了一雙保暖的腳踏車手套和一支手表,總共花了七百五,再加上順便去買星期六和奕達的電影票,單人又支出了兩百八,覺得這是一個開銷極大的一天,接下來要多吃點學餐省著點錢用了,不然搞不好第一周就要去提款。

於是晚上我很認分的跑去分部吃學餐,偉倫和展慶原本今天也打算留自修的,但昨天沒等到水果讓他們很挫折,吃飯時我隨口開玩笑的來了一句「我沒留自修教授就不會送水果」竟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於是他們決定還是回宿舍讀書好了。

晚上物理看累的時候,用FB敲高中同學酪梨戰了一盤圍棋,然後也如預期般的被虐,果然現在的我打不贏業餘三段阿嗚嗚。

武陵高中的謝廷鴻今晚跑來我們房間聊天,除了物理以外大部分都在講選訓營的生態,覺得每個人看待物奧的角度都不太一樣,討論起來蠻有意思的,於是很愉快的聊到凌晨,覺得明天再度不用上課啦(笑)。我覺得選訓營就是要這樣才有意思,如果我必須被強制按照行程表那樣每天上課吃飯上課吃飯讀書睡覺,我大概不會來選訓營了吧。

附帶一提,展慶繼續不時的在抬頭時撞到橫桿,這已經連續四天了。

今日新增角色:
謝廷鴻:武陵高中學生,我們610房的第四號隱藏版室友。


Day 5 (3/25)

今天早上是林明瑞教授的相對論和齊正中教授的電子學,有了去年的經驗後我大概知道哪些課值得一上再上,哪些課認真上過一次就好,哪些課則不值得上。比方說今天的這兩堂的課程內容都是選訓教材裡面已經寫的很清楚的東西,教授課堂上會補充的一些人生經驗去年也差不多都有聽過,大概就是屬於上過一次就好的類型,於是我翹掉了。

說到翹課,我想我對此有很深的體悟。台灣的社會常常把翹課視作一個負面的詞彙,而這個原因往往是因為有不少學生為了逃避學習而翹課,跑去做一些漫無目的沒有意義、甚至傷天害理的事情;如果要講的更難聽一些,這些翹課者因為沒來聽講,其行為可被歸類為「浪費國家資源」。

然而事實是,不論是第一志願的學生還是最後志願的學生,總是會有一些人翹課。原因很簡單,因為「是否進到教室裡面上課」本來就該是一個自由的選擇,只是「規定」沒有給予這塊自由。如果你當下並不在狀態很想找地方休息、又或是如果你有自信接下來三小時自己看書能比在課堂上學到更多東西,那選擇不來上課應該是可以被允許的,然而這些在高中階段的規定下似乎並不足以構成可以請假的理由,於是就有了翹課這項行為。

總而言之,我想這幾堂課拿來自己運用還比較有價值,因此今天就沒有去分部了。下午看了些Kittel的熱物,這本寫的真是該死的好看,每次看到高中化學的神奇公式被物理直接推出來就感到一陣驚艷。

休閒時看了《只有我不存在的城市》的最終話,覺得非常感動。一部僅僅12集的動畫,卻能如此扣人心弦,把每個角色都描繪的如此立體,並用很巧妙乾淨的方式收尾,這才是好的動畫該有的樣子阿!

一下子第一周的課程就快要步入尾聲了,總覺得好像沒上到甚麼課。身為物奧老人的感觸很深,於是有感而發的在臉書發了篇物奧週記文:

「選訓營到底是拿來幹嘛的呢?
增進能力?挑選國手?認識朋友?

我最終得到的答案是:
選訓營的目的,由自己決定。

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現今年完全沒有任何想和別人競爭的意識,即使感覺蠻有機會的,卻仍然沒有卯足全力擠進八人名單的那股動力。

假若當上國手,不錯啊可以出國玩免段考順便拿個獎學金;沒當上,太棒了可以和同學繼續相處最後兩個月的高中時光,每天摸鼎鈞踢足球看物理修高微。這怎麼看都是雙贏的局面。

相反的,選訓的三周要怎麼過就變成了整件事情的關鍵。比起為了考試拚到兩點,還是和室友打哈哈到兩點比較快樂;比起到教室聽教授解答案已經寫在書上的題目,不如在宿舍多睡一點養足精神;比起整天都在和物理問題斡旋,不如撥一兩個小時出來和酪梨下一盤圍棋;比起在周六把握時間認真念書,不如和奕達去衝一波蝙蝠俠大戰超人;比起每天吃學生餐廳,不如帶著存下來的錢去吃遍台北平價美食。

這次選訓營對我的意義,大概就是個三周包吃包喝包住的台北自助旅行,就看我決定怎麼運用這段時間。

去年的我會把握每時每刻,想辦法有效率的投注在物理世界上,而就此造就了現在的物理能力與熱情。

但是現在的我了解到人生的廣闊,很多事情就慢慢來就好,這次的選訓結果不管如何,也只是人生版圖中的一小塊光點罷了。

放慢步調,悠哉過生活,也許這就是當了一年大學生的心境成長吧。雖然如果兩周後沒上國手,回台南可能會被主任殺掉,不過這不就代表我至少還有兩周可活嗎(笑)

最後順帶一提,輔導員士耕大哥好棒,超罩的。另外我無聊的時候都會跑去蔡沛愷房間騷擾他,選訓的各位應該都對這件事沒有任何怨言吧~有的話請在留言提出,沒有的話我就繼續騷擾他下去囉。」

好吧,發完文後突然覺得自己真的是老人了。

晚上蔡沛愷跑來我們房間,之前一直開不起來的電燈突然亮起來,然後就變成關不掉了。結論:蔡沛愷太電了。

謝廷鴻一樣再度跑來串門子,覺得我們這房愈來愈熱鬧了哈哈。凌晨一點時展慶翻出了一張之前汪郁哲臉書上的貼圖,是他發了一篇第一句是「昨天我砍倒我們導師」的文(絕對是選錯字的問題),讓我們全部笑到倒地不起,於是我心血來潮的決定創一個宗教。當晚房間內所有人都更換大頭貼並發起了對汪郁哲的造神運動,我更自立為教皇。同時我還開了個選訓營的社團,一樣取名為「昨天我砍倒我們導師」,並把所有選訓營中有加我好友的人都加了進去。不知道明天其他人會作何感想,但我覺得這次的選訓營已經慢慢開始壞掉了。

昨天我砍倒我們導師
覺得他發的文相當有連貫性XD
新成立的物奧社團
今日新增角色:
汪郁哲:今年物理學科一等獎,曾經在昨天砍倒導師的男人,又被稱作汪蘇基督。


Day 6 (3/26)

昨晚做了個很奇怪的夢,夢到天空開了一個大洞,來自異世界的枕頭們一塊一塊的飛了出來,掉落在世界各處。每塊枕頭上都有特定的任務,沒在特定時間內破解任務,枕頭就會引發超大規模的爆炸。夢境最後是我和我的小隊在最後關頭沒能破解任務,眼看枕頭在三秒內就要爆炸了,我突然驚醒過來。

我看到我緊緊的抱著我的枕頭。

今天是和奕達看蝙蝠俠隊超人的日子,能在台北和同鄉看電影是件很幸福的事。電影前半部的劇情鋪陳有些悶,但演到後面的打鬥超好看。看完後一直無法忘記的是三巨頭在跟Doomsday打架時,超人突然跑去救露薏絲,結果Doomsday轉頭決定改毆蝙蝠俠時蝙蝠俠臉上那「靠北」的表情。

電影票根
晚上謝廷鴻又跑來了。這次討論物理討論超久,覺得物奧的問題在引用波印廷定理時少考慮了好幾項能量項,討論的最終結果是答案沒意外的話再度寫錯了。

睡前陳偉倫抱怨我都沒有在替汪蘇基督傳教,於是我在「昨天我砍倒我們導師」的社團發文:

「想當國手嗎?換頭貼吧!
目前本社團的頭貼男剛好八個,如果你們再不採取行動的話,就等於是直接把國手名單讓出去囉~」

覺得這東西已經變成邪教了。


Day 7 (3/27)

星期天是美好的一天,雖然我的選訓營每天都是星期天。

早上被電鈴給叫醒,柏翰、汪蘇基督、蔡沛愷以及一中的學弟蔡秉勳等人跑來揪我們吃午餐,一整群的物奧團就這樣浩浩蕩蕩的前往漢堡王。回到房間時又在看熱物理,包含一些自由能和相變的東西。當然假日不免俗地也一定要來耍耍廢,今天排球少年第二季終於完結了,看到烏野終於贏球超感動阿!

晚上再度揪團去永康街吃飯,這次和蔡秉勳一起爬了富士山咖哩,吃的超級撐。

富士山
回到房間後發現貌似全部人都知道汪神教派的存在了,目前選訓營已經有一半的人換上了新的頭貼。走廊上裝水時遇到中一中的黃奕呈,為了不愧對教皇的名號我開始對他傳教:

「教主教主我會不會前半?」
「一定會,汪蘇基督會庇佑你的未來。」

「教主教主我理模會不會破台?」
「會的,這一切都是汪蘇基督的旨意。」

「教主如果我沒前半就砍了你」
「別,要砍就砍汪郁哲,我只是傳達他的旨意而已。」

天底下怎麼會有這麼上進的教皇阿。我都為自己感到驕傲了。

今日新增角色:
黃奕呈:又稱奕大,揚言沒前半就要砍了教皇的中一中高二大屁孩。


Day 8 (3/28)

今天是熱學的一天,讀了這麼多熱學我終於開始寫灰二十的熱學題目啦。不過算了一下覺得物奧不少熱學題目都出的很詭異(特別是氣體動力論),很多答案也有些錯誤,蔡沛愷和呂佳軒這兩隻前國手一看到我在寫就一直婊題目很爛。

下午騎車出去晃,想吃傻瓜乾麵沒吃成,最後改吃泰式料理。據說今天上課的吳俊輝教授會點同學念題目,蔡沛愷他們一直起鬨說詹雨安!詹雨安!」,終於吳俊輝說出有請台南代表詹雨安來念題目」時我卻不在場......決定晚點去蔡沛愷房間攻擊他。

晚上謝廷鴻第N度跑到我們房間,發現他有跟吳俊輝教授用臉書聊天,於是我們一團人起鬨下傳了訊息給教授:

教授你今天的英姿我盡收眼底,晚上夢到你怎麼辦?
教授你願意跟我步入禮堂攜手相伴嗎?



不知道教授看到最後一句會作何感想......


Day 9 (3/29)

今天久違的跑去上課,因為是賈老大的課。教授上課途中問我富士山好不好吃,果然貼文被看到了阿阿阿~~~下午林明瑞教授的電子學實驗,和展慶玩弄了整節課的示波器,好久沒碰突然感覺一陣新奇。

話說現在大家看到我都叫我教皇,讓我覺得好光榮。晚上在Youtube上搜到汪郁哲小時候彈鋼琴的影片,現在這首Moonlight已經正式成為汪蘇基督的聖歌了。



睡前再度到社團發文傳教:

「汪穌基督的聖歌
每天睡前看一次
包你躺著上國手」

自從發了文以後建中的翁赫辰就開始一直跑來我們房間聽聖歌了。

「我要聽聖歌」
「我要聽聖歌」
「我要聽聖歌」
「我要聽聖歌」
「我要聽聖歌」
「我要聽聖歌」

「不聽聖歌的話那我要看谷阿莫」-翁赫辰

話說我嚴重懷疑謝廷鴻是甲甲,他現在每天都會跑來對我說:

「詹寶寶,我抱著你睡覺好不好?」
「詹寶寶,我跟你一起洗澡好不好?」
「詹寶寶,怎麼辦我好愛你喔!」
「詹寶寶,你的小腿為甚麼沒有腿毛?」

說著說著,他會撫摸著我的胸膛,我的小腿,或是握住我的手含情脈脈的看著我。展慶也面臨類似的情況,被謝廷鴻稱為「展寶寶」

到底為甚麼我們會被盯上然後被取下這麼蠢的名字阿!?

今日新增角色:
翁赫辰:建中數資的學生,看起來一臉冷梗樣,一直跑來我們房間聽聖歌和看谷阿莫。

今日角色名稱更動:
謝廷鴻:更名為甲甲大魔王,未來將不定期更新與魔王抗爭的日記。


Day 10 (3/30)

今早跑去上朱仲夏的物質課,這是物奧少數我覺得還蠻值得上的理論課之一。不過因為今年能力已經增長了不少,所以當下聽覺得還蠻簡單的,順手推導了一下半導體的等效質量。下午和陳偉倫回房間讀書,我發現我已經開始覺得不想寫題目了,光是這幾天偶爾刷點灰二十覺得真的很無聊,許多題目都沒什麼梗,於是我決定拿起可愛的量子物理開始倘佯於算符的世界裏頭。

物質課
晚上一中的前地奧金牌士桓來台北參加地理奧林匹亞,剛好也住師大會館,於是順便來我們房間串門子。後來我們跑到柏翰的房間聊天,在聊的正起勁時突然看到柏翰對著手機狂笑,然後把秉勳也抓過去看。我還想是甚麼東西這麼好笑,正想走過去一探究竟時他們竟然避開我不讓我接觸到柏翰的手機。

當下愈想愈不對勁,突然想起去年選訓營被盜帳貼文,整個人感到非常不妙馬上衝回房間。沒想到房間竟然是鎖住的,裡面還傳來一些歡愉的笑聲。我再度衝回柏翰房間,打開他的電腦進入臉書,赫然發現我已經發了三篇廢文;當我終於回到自己的房間時已經變成四篇了:

「我是這個世界的造物者也是造化者」

「統一場論我論文寫好了
要的來找我拿
換頭貼的我就把他列成第一作者
---Dr.詹 (2016)」

「剛剛收到通知了
我現在要去美國發表我的統一場論
不會準時參加物奧的考試
有空的選訓營同學幫我跟賈至達講一下」

「我剛剛用統一場論推導了一下
我終於可以對林明瑞說胡扯
我等這一天等好久了」


天殺的這甚麼世界啊,明明做了十分嚴密的防備卻還是百密必有一疏,竟然還是碰上了這種鳥事......覺得悲催。

順手發了選訓第二周心得文

物奧選訓第二周心得:

第一周的心得我提到這是一場「三周包吃包喝包住的台北自助旅行」,不過顯然事情沒有我想像中的單純。

首先,我再度被男生告白了。

第二,我成為邪教教皇兼選訓營營長了。

第三,我再度被盜帳了。

很明顯的我既不是這世界的造物者造化者(那是莊園大師),也沒發表統一場論,更沒有打算跟林明瑞教授說胡扯......

總而言之,下面附圖的所有文字全部都不是我打的,發文當下我正在602房跟士桓、友安和秉勳聊天,他們可以確保我的不在場證明。至於兇手嘛,是蔡沛愷和汪郁哲。

怎麼辦我打到這邊已經覺得這次選訓徹底壞掉了。

言盡於此,該來好好替電腦設置防盜措施啦Orz

今日魔王日記:

選訓第十天,我們把房門鎖上,正式將魔王列為拒絕往來戶,魔王也很快的發現到自己的甲甲身分暴露了,於是拋下平時的笑臉露出真面目,開始對我們房間進行強勢進攻。他並沒有在門上畫出任何魔法印記,也沒有直接用怪力破門而入;相反的,他按住我們的電鈴。房內響起了惱人的噪音,但房外又有魔王,這世界彷彿已經沒有我們的容身之處。噪音連續響了將近五分鐘,電鈴發出了奇怪的噪音,接著一道黃光閃爍,噪音停止了,擴音器冒出了一些煙霧和一股噁心的塑膠味。

很好,舉起反旗的第一天電鈴就這麼被燒爆了。


Day 11 (3/31)

今早大家都翹課,中午去吃八方雲集,晚上吃傻瓜麵。但陳偉倫晚上沒跟來,好像是因為中午吃太飽,所以晚上就變成我和展慶一路騎到中正紀念堂吃飯。

銀魂第四期總算在今天結束了,看著真選組最後說再見的那幕真的好想哭,期待重開之日的烙陽決戰篇。聽說後天筆試一,這兩天看來得早點睡啦!

今日魔王日記:

中午,魔王開始狂敲我們的門,而我們以不回應作為最大的反抗。然而敲門聲愈來愈大,甚至開始有了踹門聲,在房間中的我們心中想的是同一件事-要是真的被魔王給闖進來,我們一定會全部完蛋。但就在此時,房門竟然打開了!旅社的清潔人員使用萬用鑰匙進來打掃,魔王則抓住那短暫的時機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鑽進房間,臉上露出慘澹的笑容。

那一天,我們終於回想起了,曾經一度支配著我們的恐懼,還有被囚禁於鳥籠中的屈辱。

就在魔王進房的那一刻,我的本能驅使我瞬間鑽進被窩進入裝睡模式。魔王不斷地質問著展慶和偉倫,他們兩個只能萎縮在一旁全身顫抖。魔王將視線轉到我身上,接著對展慶質問:

「他剛剛一直在睡覺嗎?」

「對。」

於是我成為當天唯一一位獲得魔王無罪判定的人。那一天,魔王來了三次。那一天,我一直在睡覺。


Day 12 (4/1)

去年的此時,我在牟中瑜教授的近代物理課上感到震撼,因為有很多東西聽不懂,當時的我心中盈滿熱血,決定回到台南後要好好苦讀量子物理,弄懂這些當初感覺很精彩卻又聽不太懂的東西。把牟中瑜教授的課完全聽懂因而成為我這次回歸選訓營的重點目標之一,而這個一年前立下的目標總算在今天完成了。這次聽他的課覺得講的東西相當簡單直觀,腦中也有產生了不少新的問題與想法,雖然時間只有短短的四個小時,但是還是在這堂課上問了不少之前覺得奇怪的問題。

話說今天是愚人節,白板上寫筆試的考試時間從三小時延長到四小時,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然後賈至達教授一直強調今年的題目很有趣,害我變得有點期待,反正今年沒啥壓力,明天就去好好享受題目吧~不過如果出很無聊的暴力題我應該會把考卷揉掉。


Day 13 (4/2)

今天筆試一,五題裡面有兩題地科、兩題物理和一題化學,覺得根本在考科學奧林匹亞......欸等等,我根本沒考過科奧阿!

話說昨天期待了那麼久,結果實際看到題目時事實上心中是相當失望的。如果逐題審查來看,第一題只要知道春分時太陽會直射赤道這件事,剩下的就只是在套熱輻射公式做平衡而已,整個感覺了無新意。第二題的炸彈能量估算,前半部是普通的證明能量流密度的特性,內容完全是直接抄以前的考古題;而後半部的能量估算,最後給出的官方答案也沒有嚴謹的解釋為甚麼輻射能和理想氣體的能量可以直接疊加,至少以我對熱物的認識,當把波色子和理想氣體放在同一個系統裡面考慮時,能量的統計是要重新考慮的,可是教授卻都沒解釋到這點就一直說可以直接當公式用讓我覺得相當不滿。第三題的流體力學我很輕鬆的解決了,算是五題裡面唯二答案全對的一題,不過我根本不知道為甚麼可以這樣解,只是從題目的線索中推敲出解法罷了;而事實上在考完後的討論也發現,其他人也不知道自己的解法為甚麼對或錯,很多感覺只是在亂代白努力公式。 第四題的星體力學和第五題的轉動力學更不用說了,整個都在爆數學,只要在代換式子時沒有出錯基本上就不會有問題。

考完後內心有點火大,雖然這場考試我的分數感覺有在前幾名,但還是很火大。最火大的就是這些理論上應該助長台灣物理教育的活動,竟然適得其反的在教你如何成為解題機器。晚上檢討題目的時間,為了題目的解法跟教授吵了快一個小時,雖然我考卷上是寫對的,但那只是代表我預測到了出題者的想法,不代表我能接受這樣的解法。當下感覺自己有點成為憤青,非常看不慣物奧這種把所有只有官方才想的到的解法都視為common sense,其他的想法都是多餘並可以加以忽略的這種傳統。結果吵了半天最終還是互相沒有被說服,到頭來講再多最後還是只能妥協於物奧的答案。

覺得物理不該是這樣子的,也突然覺得自己不想繼續在這場競賽下妥協下去磨這種覺得沒什麼太大意義的技能了。

試題檢討時間之芳慈vs教授
算了,還是進入今天考完後的魔王日記吧(笑):

我們與魔王的戰役進入白熱化。國手的選拔已經不再是重點,只要能活著撐過與魔王共處同間旅社的日子,這次的旅途就值得了。與魔王抗爭,僅僅三人是絕對不夠的。我們610房往右數分別是608房以及魔王所處的606房,對面則是611房。608的蔡沛愷和611汪蘇基督都是建中的,三個房間簽訂了同盟協約。那天晚上魔王再度來敲門了,而此時汪蘇基督正在我們的房間。魔王一發現進不來,就開始用臉書的訊息對我叫陣:

「我要踹門」

「汪神在我們這邊有最高統治權」

「快點阿,好煩喔」

「我開門就變成我被殺掉了」

「我要很用力的踹喔,快」

「你媽啦,別威脅別人阿」

「快點咩!好煩」

「我開門會被室友殺掉,還會被你摸,這是雙輸阿」

「我不會摸你你開門」

「我會被殺掉」

「不會,我說不會就是不會」

「都你在說」

「白癡阿!你好煩」

「所以你要進來幹嘛啦」

「拿東西」

「拿甚麼東西」

「不想解釋,快點,我有點不耐煩了」

「靠北,不解釋就進來喔(by展寶寶」

「不然我半夜來敲門齁,再不開」

「我室友們表示......」

「成熟的人不會像你這麼幼稚,快點,你室友都很幼稚」

「成熟的人不會一直敲別人的門 (by倫寶寶」

「胡扯」

「全世界的物理學家都氣得跳腳(by展寶寶」

「敲門跟物理學家沒關係,那是數學家的事,懂嗎,快點」

「請去看以色列理論題第二題(by汪蘇基督」

「不要講不聽,以色列能吃嗎?不能!幾歲了還不懂?快點啦,不然打掃的阿伯會直接幫我開」

「好啦我道歉」

「快點,我要發飆了,我要拿門鈴塞到你嘴巴,你就不要被我看到,如果你有把握你就都不要開」

「冤枉啊」

「人的耐性有限,我給你很多機會了,機會是拿來把握不是浪費的,快阿!」

此時的我腦中全是門鈴被塞到嘴巴的畫面,於是決定改變戰略。為了維護我的個人安全,汪蘇基督與我翻牆到了他的房間,留下展慶與偉倫應付著即將破門而入的魔王。魔王詢問了我的去處,兩人向他謊報我根本不在房內;當魔王繼續追問是誰傳送那些訊息時,兩人也開啟絕對裝傻模式。魔王因此不知道自己到底該將門鈴塞進誰的嘴巴裡面,我的人身安全總算暫時保住。

接著我喬裝成展慶的母親對他撥出電話,訂定好接下來的戰略。在魔王短暫離開房間的時刻,我翻回我們的房間610,從電話中和對面611房的蔡沛愷約好時間。到了約定時間後,蔡沛愷從房間走了出來,確定魔王不在走道上後向著從門孔後窺看一切的我們三人示意,接著大家衝出來後與608房的汪蘇基督匯合並直奔旅社的一樓。我們總算暫時擺脫了魔王的威脅。

「我半夜會來敲門」-魔王的這句話仍在我耳邊飄盪。「我那裏(的床墊)很軟」,這是汪蘇基督對面臨困境的我們遞出的援助,於是那一晚我們寄宿在他的房間裡頭,獲得了一夜好眠。


Day 14 (4/3)

星期天,難得十點就起床了,只因為汪神有早起的習慣。

今日魔王日記(你問我為甚麼今天的魔王日記這麼早發?因為魔王在一大早就出現啦):

我和展慶、偉倫、汪蘇基督、蔡沛愷五人準備去吃午餐時,派出汪蘇基督和蔡沛愷兩人先出房門打頭陣,竟發現魔王與605房的廖宸堯成了好朋友,站在走道上聊天,只要我們三人走出去絕對會直直的撞上魔王。

此時的我們,肚子在哀號,心也在哀號。汪蘇基督和蔡沛愷兩人表示只要魔王一回房便會通知我們,然而魔王壓根沒有想要回房的意思。此時的我想出了一道錦囊妙計:由於偉倫是三人之中最不會被魔王纏上的人,因此我們只需要讓他來拖住魔王的注意即可。我派偉倫對魔王的房間撥打室內電話,由於每個房間的電話位置都位於從門口看不到的死角處,因此只要趁著魔王接電話的同時越過走道就可以不被發現。偉倫在電話機按下了606後,便開始將自己的聲音壓低,實施策劃好的拖延戰術:

「喂~我找魔王」

「我就是」

「喂~聽的到嗎?」

「聽到了」

「喂~」

「喂?」

「喂~」

「喂??」

「喂~」

「喂???」

就在他極力乎巄住魔王的同時,我與展慶安全的抵達了一樓,接著汪蘇基督和蔡沛愷兩人再護送著偉倫下來會合,這一天的中午總算安全了。


中午跑去吃泰式椒麻雞,晚上則吃鐵板燒,真是一個充滿美食的一天。下午看了台大對中山的大專杯足球冠軍戰,覺得學長們很猛,以前都不知道台大的足球有這麼強,害我現在腳好癢好想踢球。

明天是蔡沛愷生日,晚上大家還跑去他房間吃蛋糕,吃了蛋糕覺得肚子愈來愈餓了,可是十一點卻有門禁沒辦法出去買消夜。後來我就跑去柏翰房間玩,順便吃蔡秉勳的食物。結果我進房間時柏翰在寫灰二十電磁感應的第八題,過了一小時要離開時發現他還沒寫完第九題,覺得很有成就感。


Day 15 (4/4)

今天去上牟中瑜教授的流體力學,因為這一年來在這塊涉獵較少,加上流體是我的弱項之一,所以上起來果然還是覺得蠻難的。不過至少因為現在對向量微積分和偏導微比較有感覺了,內容吸收上比去年快了許多。

晚上原本想要拿來準備一下明天的理模考試,卻不知道從何讀起;再加上筆試一的題目給我的印象太糟,所以後來就沒去準備,而開始翻翻手邊的費曼當作休閒。

今晚理論上十點就該上床睡覺了,可是展慶和偉倫讀費米統計讀不懂弄到快十二點,害我一直被吵醒,後來真的受不了了決定起床幫他們解釋一下後才終於安心入眠~


Day 16 (4/5)

今年的理模考了兩題力學和一題光學,覺得這樣的比例調配有點失衡,電磁和近物到現在都還沒有出現。題目的品質比起筆試一好了不少,雖然還是充斥了一些沒梗題,但相較於筆試一算起來比較不會無聊。

話說一直都很想試試看在考場上吃爆米花的感覺,事前問過輔導員爆米花能不能當成早餐帶進試場,輔導員說沒問題(雖然露出了很奇怪的表情)。於是考理模覺得無聊時就會抓點爆米花來吃。那天鐘尚軒坐我旁邊,我在考試到第四小時時把我那桶爆米花往左邊遞給他。

「你要不要吃爆米花」
「幹」

考完後鐘尚軒開始到處宣揚,讓我覺得傷心。我明明就只是好心的想給旁邊的試友吃爆米花阿......

這場考的普普通通,大概中間偏前吧,但覺得自己不想再碰題目了。並不是說題目不好,只是愈來愈覺得時間很寶貴,如果進了國培豈不是要繼續花大把的時間在這些自己不感興趣的事情上了呢?晚上打電話和媽媽聊了半小時,表明了自己不太想繼續走競賽的立場。理論上能力比去年強好幾倍的我,今年在眾人的期待下應該順理成章的走向國手之路,然而這真的不是我想要的,而我也覺得接下來四個月如果繼續走物奧以後一定會後悔......總之現在的心情感到很矛盾。


Day 17 (4/6)

今年的實模覺得變簡單了,一題游標尺和一題扭擺都是屬於一般人就做得出來的,第三題磁阻倒是比較難,電流供應器一開始不小心輸出太多電流,害我怎麼看都看不出磁阻有在變。另外就是為了找尋電位和磁場呈線性變化的區間花了我好多時間。

不過這次實驗報告寫的蠻隨興的,就把自己覺得重要的資訊寫了進去,也僅此而已。已經不想再去迎合物奧教授的改題風格寫報告了。


Day 18 (4/7)

筆試二,整場選訓的最後一場考試。我放鬆了心情,愉悅的讀著題目,隨意的在考卷上揮灑著自己的式子。筆試二的題目有些蠻有趣的,是真的需要好好思考的那種;但也一樣充斥著部分的萬年沒梗題(我這篇日記已經不知道用了這個詞幾次了),像是交流電路、霍爾效應等,但至少這張考卷的好題比例已經算多了。

這次的考試我最認真寫的是一題電磁波能量傳遞,因為一直很想把最後的相位給算出來看看它長的怎樣;其他的題目倒是就無聊做做比較有趣的部份,把一些解題流程點到為止,然後就開始在卷子上搞怪塗鴉,沒意外的話這張應該是我物奧生涯的最後一張考卷了。

不在物奧久待,這是我最後的決定。如果上了國手的話我應該會狠不下心放棄吧,不如就在這時斷了當國手的可能吧。考完後不免俗地有些人還是會討論答案,我也不太敢講我做了甚麼,於是就裝的好像考得還不錯跟大家討論題目。「你一定會上啦!」、「你絕對是今年的國手一!」,不少人這樣對我講,而我只有笑笑的回應說「不會的,我成績頂多前半~」。其實這不是謙遜之語,而是一個既定的事實,我還為了這件事情和蔡沛愷賭了一碗冰。拿到解答時一直在看那題能量傳遞的相位,我好像有哪裡寫錯了多乘了一個π,不過這張的分數對我來說也不是很重要就是了。

考完試後,整個選訓營迎來了一股同樂會的氣氛。魔王謝廷鴻奪走了我的外套,我們在大家的起鬨下展開了最終決戰(其實只是要把外套奪回來而已),當下有種天哪這選訓怎麼有辦法這麼歡樂的感覺。

回去後大家一夥人跑去吃冰、聊天,覺得物奧整趟旅程中最開心的就是這段時間。那時和學弟聊了蠻多的,像是物奧到底是在選甚麼樣的人,今年的題目感覺如何等等。我大概回來後會寫篇長文,至於內容要是「勸學生不要考物奧」還是告訴學生「如何以正確的態度準備物奧」目前還正在構思中。看起來學弟想要看到的是後者~


Day 19 (4/8)

因為昨天玩到很晚,今天快中午才起床。下午跑去台大打球,晚上則是和室友們跑去和余紅勳翁赫辰、汪蘇基督和楊智翔等人玩牌。選訓倒數第二天了,覺得明天就要離開有些依依不捨,好不容易和建中的這些人變得很熟了,卻又要準備到了分開的時間......

今天晚上睡前魔王也來了。喔不等等他現在已經不是魔王了,決戰結束後魔王恢復成謝廷鴻的姿態,可能也是因為最後一天了吧,他身上的甲味已逐漸淡去,恢復成正常人與我們聊天,還帶了師園的鹽酥雞到我們房間~


Day 20 (4/9)

凌晨兩點多,我盯著螢幕,看到大部分在選訓的朋友們都在前兩天發文然後開始標來標去了,我還遲遲沒動筆,一部份的原因就是還沒確定好當下的心情。我開始把這篇日記裡一些比較重要的部分整理了起來,回顧著二十天來發生的種種,覺得這次真的是一次很特別的經歷。最後我確定好了自己的心境,在短篇日記的最後補上了心得:

「這次感覺三個禮拜如同轉瞬,跟去年截然不同。也許是不少人一開始就認識了吧,也或許是因為幾位物奧老人們已經不想再投入精力在這種高壓競爭上了。至少從歡樂的程度來看,我相信這次的選訓絕對獨樹一格,可以在台灣二十多年的物奧歷史中立上一個新的里程碑。也希望接下來的物奧後輩們每個都能記住汪蘇基督的名號。

至於你問我考的如何呢?這感覺已經不重要了。也許會當上國手,也許會前半,也或許甚麼都沒有,誰知道呢?至少,這次選訓營總算有點營隊的樣子了。我想這算是我這次來選訓最大的成就吧。

希望大家八個小時後不管結果如何,都能頂著笑容離開師大!」

八小時候,國手出爐,我就如同自己預期般的沒上。看到不少人感到很驚訝的樣子,有點不太確定我該表現出什麼樣的表情。當下的心情到現在都還無法完整地形容,那是一股終於卸下重擔的感覺,全身上下都有一種我自由了的飄然感。二十年後我不知道會不會後悔著當初沒有拚盡全力在高中走到國際舞台,但正如同林明瑞教授所教給我們的-「時光會倒退」只是胡扯,已經發生的事情是無法改變的。決定既然做下去了,就要讓它成為一個正確的決定,離大學開學剩五個月,這150天嶄新的日子該拿來盡情地揮灑啦!

選訓最後一天,我頂著笑容走出了師大,頭也不回地搭上公車。

高中物理競賽之旅-END
新的旅途-START

Comments

  1. 「選訓營的目的,由自己決定。」
    我覺得這句話超讚,雖然要是大家的目的都不是當國手就完蛋啦XD
    但是,這第一次也是我最後一次有幸參加物奧選訓營,絕對是一次重要的體驗。
    感謝詹教皇讓這一屆物奧選訓營成為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的獨特營隊!
    by 進不去前半的高三生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名偵探柯南-世良家族族譜分析

柯南主線漫畫列表

物理與奧林匹亞大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