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2016

一點年終自省

Image
不知不覺這個blog也寫三年了。

最初開始在這邊紀錄生活,其實就是抱持著一個念頭:未來的自己,如果回顧著過去所經歷的一切,所曾擁有過、堅信過的想法,會有什麼樣的感觸?而這些感觸又將如何影響我未來的抉擇呢?為了此時此刻坐在電腦前的我得以去感受這樣的事情,這些日子以來我持續的把一些覺得值得記錄下來的東西盡可能的用文字在這寫下。

再過幾天,便要迎接新的一年,而大學新鮮人第一學期的生活也將邁入尾聲。花了點時間看著這些年所寫在這、並想著沒有寫在這的一切,心中不免產生了些感觸,而其中最深刻的感受即是訝異。訝異於自己過去的幼稚,訝異於自己曾有過的無知,更訝異的是:現在的我對未來的我來說,有極大的可能也呈現著一種充滿幼稚與無知的狀態。

三年前踏進科學班時,儘管當時仍不知科學為何物,只憑自己當下對課業粗淺的認知,以及在這塊領域上自認擁有的些許天賦,就滿腔熱血的想要研究科學。然而在接下來的過程中,種種認識科學的經歷開拓了我的眼界,那個國中畢業時心中自以為的科學全景圖,其實只是無盡藍圖中的一小塊碎片。

《你的名字》

Image
「清晨,醒來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在哭。」

「做過的夢總是回想不起。」

「只是,一種有什麼在消失的喪失感,即使醒來後,也一直存在。」

宮水三葉、立花瀧,故事的兩位主人翁,用清晨時短短幾句低語,揭開了《你的名字》的序幕。

第一次聽聞這部電影約在兩個月前,臉書上無意間滑到預告,好奇的看了一下,發覺它的畫風和劇情跟我在動漫上的嗜好蠻合拍的。自那天起,幾乎每天都會看到跟它有關的新聞,內容不外乎是這部電影在日本多麼紅、作畫多麼精美、劇情有多麽好看、票房即將超越宮崎駿等等。但作為一個長時間的電影和動漫迷,對這樣的廣告也不太在意,因為過去已有太多「期望愈大,失望愈大」的經驗了。

淺談測不準原理

Image
測不準原理一直是困擾著許多高中生的物理理論,大部分人的詮釋常常會缺臨門一腳,使得回去思考後很難自圓其說。剛好最近閒暇之餘在幫忙準備明年BioPhyChem的物理組教材,決定趁這個機會來寫一篇通俗(適合稍微有點基礎的高中生)的測不準原理介紹。

要提測不準原理,得先帶點時代背景,了解這個理論產生背後的來龍去脈。首先是在1905年,愛因斯坦(Einstein)推測光波具有粒子性,將馬克斯威爾(Maxwell)電磁波方程中的角頻率和波向量乘上約化普朗克常數得到光子的能量與動量,並以此發展出光子論。1923年德布羅伊(de Broglie)為了解釋波爾(Bohr)在氫原子模型中所給的穩定態條件而發表了物質波理論,提出任何粒子都具有波動性的假設。如果物質可以視為波,自然就一定會滿足一個相應的波動方程,對應到物質就被稱作物質波方程。這個物質波方程在不久後被薛丁格(Schrodinger)透過非相對論性能量動量關係式給湊出來了,以下為簡略的推導:
(1)將能量動量關係式列出,並透過物質波的假設將其轉換成頻率和波向量的型式。

(2)將物質波方程的波函數先做傅立葉展開,並把能量動量關係式乘進去得到零。


(3)將頻率和波向量轉換成結果對等的微分算符,即可得到薛丁格方程式。


哈哈美國行(三):公司

Image
剛上大學事務繁忙,趁著中秋連假來完成美國行的最後一篇筆記。這次來美國對我來說最難得的經歷是參觀了許多科技公司,某方面也算是開了眼界。下面整理一些參觀公司們的經歷:

Facebook

基於老哥在這工作的緣故,Facebook是我這次參觀的最深入的一家公司。它的總部位在Palo Alto東北的一個小角,整間公司給人的感覺就像一個大型園區,由名為Hacker Way的道路環繞著。公司裡面有二十幾棟大樓,除了工作的大樓外還有美食街、紀念品商店、電動遊樂室、會議室、圖書館、空中花園、健身區等等。這邊的員工福利和開放程度跟台灣相比真的是天差地別,即使在矽谷其福利制度也是數一數二的有名,只要站在園區裡面,隨便探頭都是福利。


想像一下,當你走著走著肚子餓了,旁邊一定會有冰箱和食物吧,裡面的東西都可以隨便拿隨便吃且完全免費;當你和同事想到了一個很棒的idea決定聚一聚開會討論,附近隨時都找的到沒人用且功能五臟俱全的高級會議室讓你馬上進去討論;當你腦袋快炸了想要放鬆一下時,可以跑去遊戲室玩免費的Xbox和PS4,或是直接到旁邊的健身房跑跑步打打拳擊;當你突然想要查某個資料時,圖書館裡幾乎都找得到你想要的reference;假設鍵盤壞掉了、或是臨時需要個隨身碟或耳機,都可以免費從附近的供應箱領取;如果你覺得室內太悶太多人,還可以選擇到空中花園在大自然下寫code,甚至可以直接work at home。就算今天你是新來的,路上每隔不遠都會有相對位置的地圖,顯示你現在的所在區域,公司再大也不會迷路。下班後,五條街長的食物商店,各國料理免費任你挑選,福利高到就算你可以work at home也還是寧願待在公司裡頭。

高中足球夢(九):決戰

Image
2015年12月10日,那是我18歲後的第一天,也是我們學校的校慶運動會。班足冠軍戰,就個人意義來看,是成年的洗禮,即使現在回想起來也是如此。

運動會前一天很早就睡了,臉書塗鴉牆上的生日祝福文大多也參雜著對於隔天足球賽的祝福,我甚至將三個願望全部壓在了這場比賽上。從暑假至今快四個月的練習、從上高中至今對足球的一切投入,曾經慵懶怠惰、曾經充滿熱血、曾經失去信心、曾經歡欣鼓舞,擁有過的心情實在太多太多,但只要到了在場上和朋友一起奮鬥的那一刻,那股心情一直都是不變的。在所有這些與足球共度的日子中,運動會的這場比賽一直是個夢想,某方面來說也是引領我向前的動力。

我沒什麼能讓其他人願意追隨的領袖魅力、也沒有足以讓人堅信能奪冠的驚人球技。做事任性、行為屁孩,唯一擁有的只有在某些虛幻美好的理想上比別人多了些相信與堅持。我有時會納悶為甚麼班上的同學願意在衝刺學測的這段期間一起這麼勤奮的練足球,而最終所得到的最佳解釋是:正所謂熱情會傳播,不知不覺大家也相信自己辦得到了,虛幻因此逐漸地轉變成現實。讓大家相信「我們拿得到冠軍」,是我覺得我對班足所貢獻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情。

時光飛逝,從最一開始只是當作在停車場踢球的藉口的那句「因為我們要拿班足冠軍」,到真的踏上了冠軍戰的舞台,當下心中滿是不可思議,就怕這一切都只是一場關於高中足球的大夢。這場比賽可能也會是人生僅有一次的,如同真正的運動員般在千人面前踢球的機會,比賽前班上平靜與緊張交纏。

哈哈美國行(二):食物

Image
不知不覺一個月過去了,也要準備回台灣開學了,趁著記憶猶新時來紀錄下在美國生活的一些心得,首先就來談談食物吧。
過去在台灣主食以米飯為主,點菜喜歡來個四菜一湯,比方說在我家最常看到的菜色就是:高麗菜、地瓜葉、南瓜、一盤肉、絲瓜湯、白飯,一餐下來糖類、蛋白質、纖維質一次補全。然而在Mountain View的這段生活期間,比起所謂的四菜一湯,更常見的是一個大型主食內部包含了各種食材。除非是去吃自助餐,不然很少看到台灣便當那種菜色分明的感覺。
舉例來說,我家附近一個叫Hobee's Restaurant的早餐店賣的Omelette(美國版的蛋餅),跟台灣那種蔥油餅加蛋完全不一樣,整份包含了兩顆蛋、一堆馬鈴薯塊、培根、蘑菇、青椒和一些青菜末,飽足度和營養已經跟台灣的一份正餐差不多了,而這還僅僅是早餐。雖然這邊一餐大都十美元起跳,相較於台灣的物價貴了些,但食物份量這麼大也是蠻合理的。

超吵對話系列(二):雞與蛋的志願

Image
我的二男朋友前陣子在書店翻食譜時看到一道馬鈴薯烘蛋的菜,回到家買了材料想要嘗試,結果卻失敗了。然而因為材料還有剩,隔天做了第二次嘗試,終於達到能吃的標準,於是跑來向我分享,也因而展開了另一次的超吵對話。

「今天嘗試第二次烘蛋,不過好吃有餘,賣相不足啊~」

你以為烘蛋這麼簡單嗎?你太小看烘蛋了。」

「影片說要一直拌炒直到蛋都熟,但是一直拌不久變炒蛋了嗎?」

可能那顆蛋不想被烘吧,人家從小立志成為炒蛋。

「可是有三個蛋欸,難道他們一起立志當炒蛋嗎?」

是的,這就是蛋蛋之間的情誼。

「好討厭。我恨蛋們。」

哈哈美國行(一):啟程

Image
我哥因為在矽谷工作,除了六月回來的短短幾週以外,平常幾乎沒什麼機會見到他。不久前家裡突發奇想,乾脆把我送去他那邊住一個月,開拓視野順便學些東西。於是過了39小時的八月二號後,如今我人終於抵達美國啦~
由於上次出國是國中的事情了,對於各種行前準備有些陌生,因此決定趁著這次機會把出國的注意事項給弄清楚記錄下來。原以為去美國的文件準備會很麻煩,和老媽弄了一下後發現其實比想像中容易不少。以我這次到舊金山來說,下面是幾個在行前需要做的事情:
找旅行社:重辦過期的護照、辦國際學生證(讓機票省了五千多台幣)、買機票(最好提早一個月買比較便宜)。在ESTA網站申請入境許可,填一填網路表單,電腦就自動認證了。(突然想到如果化奧國手去巴基斯坦比賽後要到美國搞不好會被電腦擋下XD)填寫海關申報表。(發現這超重要,美國入境被檢查了三次)辦役男出境申請書。(貌似要證明沒當過兵) 監理站辦理國際駕照。 (去挑戰唐老大) 必要事項大概就這些,另外就是行李的部分,除了上面申請的這些文件和護照以外,隨身帶著信用卡、身分證和一些美金以備不時之需,通通弄好後就可以出發啦~

《名偵探柯南:純黑的惡夢》

Image
自從前年在智慧鐵人決賽趁著一天的休息空擋跑去戲院看《異次元的狙擊手》後,每年暑假智鐵夥伴們揪團看柯南劇場版似乎已經成了習俗。從第一年看柯南滑著滑板衝上天際倒掛金鉤,到第二年看小蘭空手打爆石牆嚇死基德,每次看完總是會邊回味邊吐槽,感受那股哭笑不得的「新一小弟弟還是一樣這麼猛啊」的心情。今年這部號稱柯南史上最大動作片的《純黑的惡夢》,當然也就這麼順勢的成為暑假電影的必看名單囉。

這次的作品打著主線的稱號,圍繞在組織尋找臥底名單的主軸上,切入公安、FBI、警視廳、組織、少年偵探團等多方視角,使得格局比以往大了不少。在劇情上我並沒有什麼太大怨言,畢竟經歷了前兩作(異次元的狙擊手、業火的向日葵)後,現在的柯南劇場版故事只要沒有到超脫合理性,都還在我的接受範圍之內。但是難得用了這麼好的題材,本片在角色塑造上卻有著不少缺點,容易讓單純來看電影的人感到不解,且角色性格的描繪也與原作有不少出入,是我覺得非常可惜的地方。
舉例來說,安室透一直是我在漫畫中相當喜歡的角色,當初被揭露公安身份時我也嚇了一跳。雖然Scotch的死亡使得安室對赤井抱持著一些仇恨心態,但至少在青山適度的拿捏下,這位公安臥底在漫畫中仍維持著他冷靜思考的角色調性。相較之下,這次劇場版的安室卻讓人感到十分腦衝,在摩天輪上只為了跟FBI搶人,就可以忽略更重要的組織威脅轉而和赤井互毆起來;而後當柯南點醒炸彈的事情後,又如同恍然大悟般馬上和赤井展開合作,這樣的安室真的完全讓人感覺不到一絲情報員的專業。

超吵對話系列(一):Pokemon Go

Image
我有個朋友,我都叫他二男,只因為他很中二。每次我跟他用Messenger講話,常常最後都在嘴巴,光看對話紀錄就覺得吵,雖然我常常也蠻吵的就是。最近聊到跟當紅遊戲Pokemon Go有關的話題,覺得實在太吵了,而且有點經典,決定貼在這邊無聊時翻來笑一笑。

《我要成為神奇寶貝大師!》

「神奇寶貝大師是至高無上的職業,充滿著夢想與熱血,路途難免艱辛苦澀,但我可是立志要收服神獸的男人」
「算了吧,你鬥不過小智的。你還是乖乖去看連載中的神奇寶貝XY比較實在,個人覺得那應該沒很好玩啦」

「等到你上大學以後發現周遭的人都成為高級訓練師,而你卻連隻泥巴怪都沒有、連挑戰道館的權力也沒有。走在路上被耿鬼嘲笑、被百變怪模仿、被噴火龍燒焦、被超夢操控,而自己卻無能為力,只因為沒有神奇寶貝球,你會哭的」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我會鄙視每個自稱神奇寶貝大師的傢伙」

「神奇寶貝大師並不是種職位,而是種信念」

「相信我,他們不敢對我這樣的,再怎麼說我在神奇寶貝界也是佔有一席之地的,大概比mega烈空座強十倍吧」

高中足球夢(八):摩擦

Image
連續在球場上獲得三勝並成為冠軍隊的候選隊伍,表面上看起來一切順利,然而背後總是會有許多不為人知的艱辛過程。今天要分享的是兩個在班足過程中所遇過的摩擦,一個是跟別班的衝突,一個則是班內自己的衝突。

高中足球夢(七):四強

Image
四強戰,是大家至今為止心情感到最緊張的一場比賽。離目標的冠軍戰只剩一步之遙,面對的對手卻前所未有的強大。
除了我們19班以外,另外三隊打進四強的隊伍分別是:與足球隊隊長所在的1班一路拼戰到12碼PK賽,並以5球全進的高命中率成功晉級的13班、在首戰便將從暑假就開始訓練的奪冠豪門2班擊敗,穿著一身黑衫的黑馬隊伍9班,以及一路以場均兩分的得分水準晉級,擁有極強攻擊火力與足球基礎的衛冕軍團17班。

我們在四強戰的對手是17班(也就是語資班),全班只有26人,跟我們一樣打從一開始便處於極大的人數劣勢。然而可能是風氣的緣故,歷屆的17班足球都非常厲害,去年足球冠軍即是由他們的學長所得,我們現在比賽的裁判們幾乎也都是17班畢業的足球隊學長。曾有謠傳某屆17班隊上的球員有一半以上都是足球隊的隊員,從首戰到冠軍戰都以大比分差輾過對手,就如同現今NBA的勇士隊同時擁有Curry、Durant、Thompson、Green等四巨頭一樣,當年每場比賽幾乎都是在看他們表演。

在八強戰時,17班與18班對決,他們上下半場各以一球近乎中場爆射的射門,瓦解掉18班組織進攻的意志。而視18班為勁敵、當時在場邊觀看的我們則頭一次覺得自己有可能真的會輸。18班的一位朋友比賽結束後對我說了一句話:你們贏的機率很小,因為你們只是努力練習球技,但他們是用生命在踢球。

手排學車筆記日誌

Image
作為一個高中畢業但還沒開始上大學的無業遊民,這段空檔總是要學些技能的,考慮到暑假有很多活動會變得很忙,在和家人的討論之下決定早一點來駕訓班學車。我報名的是台南高工的手排班,而會選手排的原因其實蠻蠢的:

「手排和自排哪個比較難啊?」
「當然是手排阿!自排很多事情電腦都幫你處理好了。」
「阿有手排駕照能開自排車嗎?」
「當然可以,不過自排駕照不能開手排車。」
「那你覺得哪個學起來比較有趣?」
「手排阿,你會變得比較懂汽車的運作原理。」
「那......我就學手排吧。」

過往的習慣是,要學就學最難的那個,何況數學上自排駕照是手排駕照的子集合,物理上又強調原理要了解透徹,在家人如此的言語誘導上,我就這樣被推入坑了。以下是學車過程中的一些筆記與心情,算是以後如果我自排車開習慣,忘記怎麼開手排車時可以拿來複習的惡補文吧XD

從各種角度看裝冰塊水一事

Image
要製作冰塊都需要執行將水放進冰塊槽裡頭,再將冰塊槽放進冷凍庫裡頭這兩個動作。而我們家用的濾水器和冷凍庫距離大概有五公尺,因而每次裝冰塊都必須拿著裝著水的冰塊槽走五公尺的距離到冷凍庫裡冰起來。
我家老媽做事比較細膩,拿著冰塊槽從濾水器走到冷凍庫都能小心穩穩的不會把水濺出來。但我爸一個大男人做事比較粗魯些,在這五公尺的路途中通常都會濺一些水出來。於是我爸發明了一個把水裝進冰塊槽又不會濺出來的用法:先拿個水壺來把水裝好,再到冷凍庫把冰塊槽取出來,把水壺水倒進去,再把冰塊槽冰進冷凍庫,最後把水壺歸位。在他發明了這個方法以後,便得意洋洋的告訴我媽,但我媽表示「還是比較喜歡原本的方法」,讓我爸感到很納悶。明明有種從機械原理上來看明顯比較好的方法,為什麼還要用原本比較爛的方法去裝水呢?
此時我們幾個就開始為此事作出分析。我爸從整件事情的便捷性來看,在原本的方法裡頭,製作冰塊需要經過的步驟包括:從冷凍庫拿出冰塊槽、拿著冰塊槽走到濾水器、將水裝進冰塊槽、拿著裝著水的冰塊槽走回冷凍庫、將冰塊槽冰進冷凍庫。新的方法裡,步驟變成:從冷凍庫拿出冰塊槽、拿出水壺、拿著水壺走到濾水器、將水裝進水壺、拿著裝著水的水壺走回冷凍庫、將水裝進冰塊槽、將冰塊槽冰進冷凍庫、將水壺歸位。比較兩個過程,假設將水從濾水器和從水壺裝進冰塊槽的麻煩度相等,將水壺和冰塊槽拿到濾水器旁的麻煩度也相等,那麼剩下的步驟經過約化刪減後,麻煩度的公式大致可列成下面這條:
拿出水壺+將水裝進水壺+將水壺歸位=拿著裝著水的冰塊槽走回冷凍庫-拿著裝著水的水壺走回冷凍庫。

也就是說,只要多經歷拿出水壺、裝水進水壺、將水壺歸位這三個步驟,就可以完全省去要花心思避免濺出水的行為。從一個工程師的角度來看,有這麼好的方法為何不用呢?

接著我從科學批判的角度去分析:我爸覺得我媽沒有比較過兩個方法的差異,只因為覺得平常的裝水方法就很好了,不願追求更好的方法。但事實真的是這樣嗎?考慮各種可能性會發現兩件事情:首先,我爸的麻煩度和我媽的麻煩度計算不一定相同。在「拿著裝著水的冰塊槽走回冷凍庫」減去「拿著裝著水的水壺走回冷凍庫」的這個麻煩度計算中,因為我爸比較容易濺出水,因而麻煩度的估算會比較高,但我媽小心謹慎的性格反而會導致她所感知道的麻煩度偏低,也許在她的估算裡頭,原本的裝水方法是比較輕鬆的。第二,無證據顯示我媽沒有嘗試過這兩種方法並比較過。當她說…

畢業

Image
天哪,我畢業了。

你說盟家畢業了?我一點都不會驚訝,大叔他早在三十年前就該畢業了。你說趴睿畢業了?那也沒什麼,人家都要當爸爸了,養小孩才是當務之急。你說鼎鈞畢業了?好吧,姑且算他跳級四年好了,雖然中二思想始終如一。

但你跟我說我畢業了,我不用再去學校了。從今以後沒有教官能記我過,沒有老師能記我曠課,不用再寫煩死人的段考考卷,不用再煩惱去育樂街到底要吃什麼,不用再用「我要去成大修課啦」呼嚨警衛......

我該死的完全沒有準備好啊!

高中的生活終於步入尾聲,心理卻沒什麼實感。也許就如同興亞馬麻說的一樣,離真正的分離還有一段時間,現在想見還是隨時都可以見得到,雖然某個醜男今天已經先拋下我們去北海道看乳牛了。
可是呢,當你在作為高中生的最後一天,卸下那身三年來沒穿過幾次的制服,似乎有什麼東西變得不一樣了。回顧著過去三年,真的經歷了不少至今仍無法忘記的瞬間,而這些點滴回憶交織在一起拉扯著你的身軀,好像在告訴著你,你還不想畢業:
緊張的打開南一中的網頁,在榜單上看見自己的名字時按捺不住喜悅緊緊抱住身旁的同學;帶著興奮的心情前往偏鄉國小,好不容易跟小朋友們打成一片,卻馬上就要面對令人不捨的分離;在科展會場上頭頭是道,滿腔熱血的介紹著自己的作品,急著想要把所有的成果都灌進教授的腦袋裡頭;準備打包行李離開物奧選訓,卻聽到自己的名字突然被叫到,滿懷詫異與激動的站到台上;午休時和大家坐在教室後玩德州撲克,屏氣凝神翻開第五張牌,刻意讓嘴角稍微揚起,默默將面前的籌碼全部all in;下課在停車場踢球時看到教官從遠方走來,一群人東竄西逃,只留下一顆足球孤寂的坐落在場中央;寒冷的冬天披著保暖的一中外套,手提勝利路的燒仙草走回教室,與同學在食物與書堆中度過放學後的夜晚;成發籌備心力交瘁,謝幕後全身癱軟無力,卻又因為要拍攝模仿襪子的影片使得一股能量湧上身體;在球場上的緊要關頭站在門前,緊張與喜悅的情緒交雜,正想著比賽就要結束了,卻看到球直直地飛出場外。
在這三年來烙印於心中的每時每刻,都好像昨天才發生過一樣清晰無比。畢業典禮的一張證書,彷彿在對我說著:該起身囉,這部電影已經播完了。從第一次踏進這塊青蔥翠綠的土地,到最後一次離開校園,這段時間大腦接收了許多新的記憶,而你不知道現在該用甚麼樣的心情去理解它們。
如果明天醒來的時候,能保持著現在的記憶回到三年前,這三年我會想做甚麼樣的改變呢?老實說我還真的不知道。…

高中足球夢(六):苦戰

Image
首戰結束了,勝利的果實固然甜美,但要延續勝利勢必得檢討前一場的不足之處。

回顧第一場比賽,以3:1獲勝。得到的三分分別是:一球對方後衛中洞失誤、一球手球12碼罰球、一球邊界球補門,總體來說略顯僥倖,若遇到防守實力更強的隊伍就不會這麼幸運了。而失去的一分,是基於後衛與守門員的溝通默契不足,這部分必須從練習中加強,首要的任務就是要養成防守喊出聲音的習慣。

第二場比賽的對手是同樣獲得一勝的14班,賽前偵查了一下他們的比賽,也詢問了前一場對上14班的班級。14班在第一戰時上半場將比分維持在0:0,下半場才以1:0獲勝。根據情報初步判定上半場的部分沒有特別強的進攻威脅,對方會將主要精力放在防守上,大部分時間己方半場內都擠滿了人,要攻進去絕對不容易。而下半場將會面對對方的進攻主力,需要特別注意的有42號、2號和0號。42號比較會組織,曾來過球隊踢過一陣子,印象中控球普通,但應該有足夠的基本觀念,守備上要放為優先考量。2號和0號比較常自己帶球,很常開大腳造成攻守轉換,需要防止球被送到他們的周圍。下半場的中後衛防守很強,很會包夾對方並破壞球路,如果對方安排與前一場同樣的防守陣型,左路會比較好進攻。

物理與奧林匹亞大小事

Image
摘要

本篇文章以學生的觀點出發,詳盡的探討了整個台灣物理奧林匹亞的競賽體系,內容包含競賽生態、選拔流程、競賽需要具備的能力,以及可用的相關資源。同時當中也加入了我高中時期參與競賽的學習方法與感觸,將物理競賽與其他高中的物理相關活動予以比較,並回答一些常見的問題。最後會簡略談談競賽的出路並引用一些過來人的看法,再將我高中三年的參賽經驗與心得做個總結。

文中各個段落的標題列舉如下:

前言、各階段物理比較、奧林匹亞比賽簡介、數學背景、網路課程、普物與競賽書籍、進階理論書籍、初選準備、複選準備、決選選訓營、亞洲賽培訓營、亞洲賽、國際賽培訓營、國際賽、實驗重點、解題思路、學習方法、常見問題集、高中物理活動比較、競賽出路、過來人看法、心得總結、致謝。

其中亞洲賽、國際賽培訓與參賽經驗的四個段落,是由2015年的金牌得主蔡沛愷打好底稿,再由我稍微調整文筆調性後加入。

轉載-兩位IPhO國手的選訓心得

Image
余竑勳是這次我來物奧選訓認識的一個很有趣的傢伙,曾經是數奧和資奧的國手,綽號有「眼皮」、「數學小公主」和「國手」等。以前雖然臉書上有加他好友,但因為廢文太多了讓我以為他是個只會發廢文的小屁孩,哪知道這次來物奧選訓認識後卻讓我對他大大改觀(雖然愛發廢文這點沒變),尤其是他在當上國手後放棄資格的舉動讓我刮目相看;林柏翰是我去年來物奧選訓的室友,曾拿過科奧金牌和生奧金牌、一個月準備學測拿了七十五級上台大醫、已錄取美國的MIT,同時也是今年的物奧國手之一。這兩人都是征服了台灣幾乎所有教育難關的佼佼者,而他們兩人在參加完這次選訓營後所撰寫的心得十分發人省思:我為甚麼來比賽?一切成果背後的初衷究竟是甚麼?我想這些內容對於任何一位踏入過相關領域的高中生都很值得一看,因此這邊決定將這兩人在臉書發的選訓心得作為本網誌第一次轉載的文章。

 (以下正文)

IPhO物理奧林匹亞決選選訓營日誌(2016)

Image
不知不覺一年就這麼過去了,如今來到了高中生涯最後一次的物奧選訓營,按照傳統當然還是要來寫個日記啦~

給資優生的一些話

Image
最近連續參加了兩場活動,一個是被南一中邀去跟一些要考科學班的家長和學生們分享在這個班級的生活心得,另一個則是被國中的理化恩師請去幫一些即將參加甄試的學生模擬面試,讓他們體驗真正科學班面試的感覺並給些建議。兩天的活動讓我進行了許多反思,尤其以模擬面試來說,前前後後大概過了快五個小時,遇到二三十個不同的學生,說真的結束後感觸非常的深。

有不少學生進來,自我介紹就開始談自己數理能力多好、自己有多喜歡科學、參加了多少比賽、獲得了多少獎項。但是當我們進一步問到為甚麼喜歡科學、為甚麼想讀科學班時,得到的答案十之八九都是「因為這可以有助於我的身心發展」、「因為我覺得做科學才可以對世界有貢獻」。為甚麼要想數學?「因為我想提升我的邏輯思考能力」;為甚麼要讀生物?「因為我想成為醫生拯救病人,為世界盡一份棉薄之力」;為甚麼想來科學班?「因為我想到偏鄉服務增加人性關懷能力」

老天啊,要跟我講一個國三的學生做甚麼事情都是為了提升能力、貢獻社會,除非是經歷過甚麼特殊事件否則我不太可能相信;更何況這樣回答的人有二三十個,台灣新一代的年輕人到底是經歷了甚麼才能萌生出這些想法的?看到一群比自己小三歲的學生一個接一個給出這樣的回答,心中感覺非常毛,別說我不相信了,有些話你們自己講出來自己也不相信吧。尤其是當我們剛進來時明明看到大家在喧鬧滑手機,結果實際面試時一堆人都把自己的心態講的好像聖人堯舜一般,說甚麼「我連吃飯和睡前都會把握時間想數學題目」,請問當中這段時間究竟發生了甚麼事?

五個小時以來讓我感受到真心喜歡科學的學生寥寥無幾。有學生說自己對一切事物都很好奇,凡事總會追根究柢。於是我問了一個觀念性的物理問題將他考倒,想看看他被考倒後的反應,結果學生說完不知道後才在我們的引導下表示自己之後會找時間問問老師。我們說那如果老師也不知道呢?他說他會查資料;當我們又問要是查不到呢?他又說他將盡可能的找到夠厲害的人回答這個問題。可是阿,如果你真的對一切事物感到好奇,為甚麼當下不直接向問出這個問題的我尋求解釋?一個人若真心喜歡某件事或真心感到好奇,一聽就聽得出來。講話是否言不由衷,是可以由很多細微的表情與語調輕易辨識出來的。

高中足球夢(五):首戰

Image
我們班跟黃色很有緣,剛進一中那個暑假辦營隊的營服就是黃色的,升上三年級前票選班足球衣最後也選了德甲多特蒙德的黃色球衣,在首戰當天36度的艷陽高照下整個就是又閃亮又顯眼。賽前不少人都處於緊張兼興奮的狀態,會開始注意一些奇怪的細節,像是鞋子鞋帶怎麼綁不會鬆掉、賽前熱身會不會消耗太多體力、等下會不會失常等有的沒有的,畢竟人生中能真的讓大家認真較勁勝負的球賽並不多,尤其這樣的足球賽對不少人來說更是第一次,簡言之就是缺乏實戰經驗。

第一場比賽的對手是三年11班,在中午12:15開始,而我們班導在前一節就放大家到操場練習了。班導十年來帶的導師班在各種班季球賽從來沒有拿過任何一場勝利。是的,一場都沒有。這次的比賽明顯是打破魔咒的大好機會;而這場球賽同時也寄託了不少人過去兩年的期待與夢想,再加上以前一直大言不慚的說到時候一切靠足球,說出去的話是收不回來的,所以說真的當下壓力真的很大,總感覺意外隨時都有可能發生。

轉眼間比賽即將要開始了,上半場的球員們都已經在場內站好定位。上半場球權在我們班這方,三位前鋒將球定在中線,站在開球圈內等著裁判的哨音。

「嗶~~~~!」

比賽開始了!

成大修課心得-驚奇的高等微積分之旅

Image
科學班高三的重頭戲之一就是到大學修課,雖然原定規則是必修一門微積分和一門大一普通科目(普物、普化、普生三選一),但既然都不用考學測了,這學期就決定去修一些看起來比較有趣的課。畢竟之後的學習方向會偏向學術理論,總感覺得去修一下數學系的微積分,但卻發現和力學衝堂;同時量子物理則是和體育課衝堂,因而最終審慎考量後決定選物理系的力學、電磁學和數學系的高等微積分這三門課。現在一個學期過了,就來發點感想吧!

名偵探柯南-世良家族族譜分析

Image
最近柯南的主線連載有不少內容都透露出有關世良家族的重大線索,我稍微整理了自己的思緒以及一些之前看到的分析,決定寫下這篇介紹文來統整一些目前的重要情報並作出個人的推測。以下會先把幾個角色的情報簡略帶過,最後再結合到我的結論上。

領域外的妹妹

(1)和世良住在同一間酒店,自稱領域外的妹妹(又譯作範圍外的妹妹)
(2)柯南在拉麵事件推測領妹的名字是Mary,並認為自己曾見過她。
(3)小蘭也認為自己見過領妹。
(4)柯南認為領妹和灰原長的很像。

關於領域外的妹妹的身分,其實可以由英文字母來推測。妹妹的英文是SISTER,領域的英文是Territory,開頭前三個字母是TER。領域外的妹妹如果把它看作SISTER扣掉TER(把領域的字母排除在外),就會變成英國秘密情報局(Secret Intelligence Service)的簡寫SIS,再加上她初登場時就顯示出冷靜的分析能力和技術,因而可以推測領妹是SIS的情報員。既然組織中FBI有赤井,CIA有本堂,公安有安室,當然不排除SIS也有臥底的可能。

高中足球夢(四):選擇

Image
球員受傷是一件很崩潰的事,不管是對球員自己,還是球隊本身。小學時的傷花了我半年的時間才慢慢康復,過去的經驗讓我在這次受傷的當下心中感到滿滿的恐慌。回到家冰敷貼藥都發現沒用,後來去看醫生,便開始了長時間的復健。除了必須長期做超音波、紅外線和電療,還要天天塗藥,把腳抬高在固定姿勢不動等等。暑假去比智慧鐵人複賽時,甚至連膝蓋都出了毛病,如同在腳筋上塗鹽酸般痠痛,一度連走路都有困難,那種感覺真的是讓人欲哭無淚。
暑期輔導期間,原本帶大家中午和放學練習的計畫也被迫無法參與,因為擬定的計畫可能泡湯感到無助。所幸還有CSL的其他成員們能代替我執行,並定時匯報練習狀況,讓暑期訓練計畫能維持下去。中途我拜託了球隊的隊長幫忙,讓我們兩班放學踢練習賽。隊長雖然平常很嘴巴,人其實還蠻好的,連猶豫都沒有就答應了(可能他也很想多踢足球吧),心中的大石總算落下一塊。

在養傷這段時間最痛苦的,莫過於聽著大家練習狀況時的那股無力感吧。大家都在基礎訓練跟練習賽中有所成長,很多班級也開始崛起、帶動自己班的足球風氣,甚至有不少隊伍連球衣都做好了。然而在這個最關鍵的時刻,自己卻只能做著無聊到爆炸的復健,心中的情緒被苦澀給填滿,常常有種「我到底在幹嘛」的感覺。

終於到了八月初,腳傷康復了八成,雖然不能衝刺但已經能正常走動和小跑步了。那天我來到一中操場加入練習,即將重返球場讓我感到非常興奮。班上的球員組成那時已經差不多有個型了:原本踢前鋒的昱祥,被發掘了當守門員的才能而成為班足的當家門將;小學曾是足球隊隊長兼後衛的杰哥,發展了過人長才和站在全年級頂峰的射門能力,成為本班的王牌前鋒;以緊盯不放纏人技巧和生命足球精神著稱的丞傑,面對再強的攻擊都同樣無所畏懼一一擋下,成為班足的後防鐵壁。還有不少身體素質很好的同學也各自在發展自己的長處,雖然還不能算是一個具備完整性能的隊伍,但在不斷訓練不斷進步之下,整體的潛力無窮。

2015回顧

Image
轉眼間,今年已來到了尾聲。

2015十分特別,算是我人生中動盪最多的一年。高二升高三的這365天,是讓過去一切的努力開花結果的日子,也是開啟嶄新人生的時刻。

年初時,府城文學地圖發表了。說實話整本書的製作過程我參與到的部分並沒有很多,然而後續的種種活動-數次的發表會、數次的心得分享、數次的走讀導覽卻一次又一次的加深了我對這套書的感觸,也讓我得以從一個全新的角度審視整個府城。

二下開學的活動如排山倒海般襲來。跟著足球隊來到了全國的舞台,見識到外校高手的強大球技,也見識到平常很嘴巴的隊友在場上面對如此高的張力之下,仍能穩住陣腳全心全意踢球的實力與心力。高中能來到這樣的舞台實在是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整個過程也深深了解到自己實力是多麼的不足。然而縱使如此,對足球的熱愛卻愈來愈強烈,球隊一年半來所打出的底子更成為日後成長的重要基石。

緊接著的物辯,完全就是一個無敵歡樂的活動。雖然過程中難免在意分數,但和一群同學在台上用英文辯物理,有時雙方還講得不知道對方在說甚麼,真的是很新鮮的體驗。如今回想起來,物辯看起來沒學到甚麼東西,但又好像體驗到了些甚麼,整天和同學與學弟打打鬧鬧,到處交朋友,讓師大的攝影師捕捉基照,也許這就是恆維常提的奶油領域吧。

物辯完隔周馬上接著物奧。從誤打誤撞進了選訓,然後誤打誤撞當上備取進到國培,兩個月的時間,從悠閒到緊張,再到驚喜並化為熱情,這過程中的成長連自己都從未想過。正所謂視野的開拓,當發現周邊有這麼多比自己強大的高手存在時,就會產生過去未曾有過的嶄新想法。過了兩個月回到台南,一切都不一樣了。升學壓力已徹底解除,關於自己的不足更非常清楚,朝統一場論邁進之日,從離開台北的那天正式開始。

暑假的智鐵,又是一個刺激驚險有趣的旅程。想拚闖關王,卻因弄斷關卡道具而夢想破滅,誰知道一個晚上趕出來的主軸任務竟然就這麼一舉拿下冠軍,站到講台上拿著十五萬大板子的那一刻至今都仍感到不可思議。也許是鼎鈞太二,也許是興亞太基,也或許是盟家故意弄斷銅人右手來激勵我們,成為現代版的塞翁實在是不幸中的萬幸。

三年級開學,科學班成發的準備一分一秒的燃燒著我的肝。工具人生活十分勞苦,但和朋友一起努力做一件大事卻又非常值得。第一次寫劇本、第一次演戲、第一次製作這麼大量的影片、第一次經營粉專、第一次場控,很多事情都是第一次,沒辦法做的完美,然而投下了無數努力,和同學互相相信著,這種一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