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anuary, 2016

成大修課心得-驚奇的高等微積分之旅

Image
科學班高三的重頭戲之一就是到大學修課,雖然原定規則是必修一門微積分和一門大一普通科目(普物、普化、普生三選一),但既然都不用考學測了,這學期就決定去修一些看起來比較有趣的課。畢竟之後的學習方向會偏向學術理論,總感覺得去修一下數學系的微積分,但卻發現和力學衝堂;同時量子物理則是和體育課衝堂,因而最終審慎考量後決定選物理系的力學、電磁學和數學系的高等微積分這三門課。現在一個學期過了,就來發點感想吧!

名偵探柯南-世良家族族譜分析

Image
最近柯南的主線連載有不少內容都透露出有關世良家族的重大線索,我稍微整理了自己的思緒以及一些之前看到的分析,決定寫下這篇介紹文來統整一些目前的重要情報並作出個人的推測。以下會先把幾個角色的情報簡略帶過,最後再結合到我的結論上。

領域外的妹妹

(1)和世良住在同一間酒店,自稱領域外的妹妹(又譯作範圍外的妹妹)
(2)柯南在拉麵事件推測領妹的名字是Mary,並認為自己曾見過她。
(3)小蘭也認為自己見過領妹。
(4)柯南認為領妹和灰原長的很像。

關於領域外的妹妹的身分,其實可以由英文字母來推測。妹妹的英文是SISTER,領域的英文是Territory,開頭前三個字母是TER。領域外的妹妹如果把它看作SISTER扣掉TER(把領域的字母排除在外),就會變成英國秘密情報局(Secret Intelligence Service)的簡寫SIS,再加上她初登場時就顯示出冷靜的分析能力和技術,因而可以推測領妹是SIS的情報員。既然組織中FBI有赤井,CIA有本堂,公安有安室,當然不排除SIS也有臥底的可能。

高中足球夢(四):選擇

Image
球員受傷是一件很崩潰的事,不管是對球員自己,還是球隊本身。小學時的傷花了我半年的時間才慢慢康復,過去的經驗讓我在這次受傷的當下心中感到滿滿的恐慌。回到家冰敷貼藥都發現沒用,後來去看醫生,便開始了長時間的復健。除了必須長期做超音波、紅外線和電療,還要天天塗藥,把腳抬高在固定姿勢不動等等。暑假去比智慧鐵人複賽時,甚至連膝蓋都出了毛病,如同在腳筋上塗鹽酸般痠痛,一度連走路都有困難,那種感覺真的是讓人欲哭無淚。
暑期輔導期間,原本帶大家中午和放學練習的計畫也被迫無法參與,因為擬定的計畫可能泡湯感到無助。所幸還有CSL的其他成員們能代替我執行,並定時匯報練習狀況,讓暑期訓練計畫能維持下去。中途我拜託了球隊的隊長幫忙,讓我們兩班放學踢練習賽。隊長雖然平常很嘴巴,人其實還蠻好的,連猶豫都沒有就答應了(可能他也很想多踢足球吧),心中的大石總算落下一塊。

在養傷這段時間最痛苦的,莫過於聽著大家練習狀況時的那股無力感吧。大家都在基礎訓練跟練習賽中有所成長,很多班級也開始崛起、帶動自己班的足球風氣,甚至有不少隊伍連球衣都做好了。然而在這個最關鍵的時刻,自己卻只能做著無聊到爆炸的復健,心中的情緒被苦澀給填滿,常常有種「我到底在幹嘛」的感覺。

終於到了八月初,腳傷康復了八成,雖然不能衝刺但已經能正常走動和小跑步了。那天我來到一中操場加入練習,即將重返球場讓我感到非常興奮。班上的球員組成那時已經差不多有個型了:原本踢前鋒的昱祥,被發掘了當守門員的才能而成為班足的當家門將;小學曾是足球隊隊長兼後衛的杰哥,發展了過人長才和站在全年級頂峰的射門能力,成為本班的王牌前鋒;以緊盯不放纏人技巧和生命足球精神著稱的丞傑,面對再強的攻擊都同樣無所畏懼一一擋下,成為班足的後防鐵壁。還有不少身體素質很好的同學也各自在發展自己的長處,雖然還不能算是一個具備完整性能的隊伍,但在不斷訓練不斷進步之下,整體的潛力無窮。

2015回顧

Image
轉眼間,今年已來到了尾聲。

2015十分特別,算是我人生中動盪最多的一年。高二升高三的這365天,是讓過去一切的努力開花結果的日子,也是開啟嶄新人生的時刻。

年初時,府城文學地圖發表了。說實話整本書的製作過程我參與到的部分並沒有很多,然而後續的種種活動-數次的發表會、數次的心得分享、數次的走讀導覽卻一次又一次的加深了我對這套書的感觸,也讓我得以從一個全新的角度審視整個府城。

二下開學的活動如排山倒海般襲來。跟著足球隊來到了全國的舞台,見識到外校高手的強大球技,也見識到平常很嘴巴的隊友在場上面對如此高的張力之下,仍能穩住陣腳全心全意踢球的實力與心力。高中能來到這樣的舞台實在是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整個過程也深深了解到自己實力是多麼的不足。然而縱使如此,對足球的熱愛卻愈來愈強烈,球隊一年半來所打出的底子更成為日後成長的重要基石。

緊接著的物辯,完全就是一個無敵歡樂的活動。雖然過程中難免在意分數,但和一群同學在台上用英文辯物理,有時雙方還講得不知道對方在說甚麼,真的是很新鮮的體驗。如今回想起來,物辯看起來沒學到甚麼東西,但又好像體驗到了些甚麼,整天和同學與學弟打打鬧鬧,到處交朋友,讓師大的攝影師捕捉基照,也許這就是恆維常提的奶油領域吧。

物辯完隔周馬上接著物奧。從誤打誤撞進了選訓,然後誤打誤撞當上備取進到國培,兩個月的時間,從悠閒到緊張,再到驚喜並化為熱情,這過程中的成長連自己都從未想過。正所謂視野的開拓,當發現周邊有這麼多比自己強大的高手存在時,就會產生過去未曾有過的嶄新想法。過了兩個月回到台南,一切都不一樣了。升學壓力已徹底解除,關於自己的不足更非常清楚,朝統一場論邁進之日,從離開台北的那天正式開始。

暑假的智鐵,又是一個刺激驚險有趣的旅程。想拚闖關王,卻因弄斷關卡道具而夢想破滅,誰知道一個晚上趕出來的主軸任務竟然就這麼一舉拿下冠軍,站到講台上拿著十五萬大板子的那一刻至今都仍感到不可思議。也許是鼎鈞太二,也許是興亞太基,也或許是盟家故意弄斷銅人右手來激勵我們,成為現代版的塞翁實在是不幸中的萬幸。

三年級開學,科學班成發的準備一分一秒的燃燒著我的肝。工具人生活十分勞苦,但和朋友一起努力做一件大事卻又非常值得。第一次寫劇本、第一次演戲、第一次製作這麼大量的影片、第一次經營粉專、第一次場控,很多事情都是第一次,沒辦法做的完美,然而投下了無數努力,和同學互相相信著,這種一體…